上清破云

微博 @上清破云云云​ 欢迎勾搭xd。

【博君一肖】夏夜情歌(伪纪实向,1.6w完结)

在最初时肖战并没有想过和王一博上床,而这一切都是从一场突如其来的夏夜停电开始。 

预警:伪纪实文学,走剧情的一个车。夏日限定py和夏天结束以后的一些故事,1w6一发完结。打乱了需要现实事件与时间轴,全文和真人没有任何关系,如有ooc请见谅不要殴打作者。

*

 文/上清破云

拍陈情令那会儿是盛夏,横店接近40度,临时搭的棚子里几条大空调管子冲着室内吹,也只能堪堪将气温降到了不至于闷热到窒息的地步。

 

剧组里的小姑娘们都热的够呛,不知道谁偷偷给拍摄场地的窗上挂了个雨天娃娃,挂了一小时后估计是职业道德战胜了求生欲望,想着暴雨剧组进度怕是要延后,又给收了下来。

 

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听到了众人对于想放假的祈祷,天真轰隆隆下起了暴雨,没多久积水就淹了起来,怕继续在山中拍摄不安全,导演大手一挥,放众人回了酒店,一群人路上拿着雨天娃娃玩来玩去,一来二去不知道怎么就塞到了肖战的包里。

 

肖战回酒店后才发现多了这么个玩意儿,做得还挺精致,纸巾扎的圆圆白色脑袋,画了个哭兮兮的脸,肖战看着觉得挺有意思,拎出来躺在沙发上捏来捏去玩了一会儿,这种委委屈屈不高兴又说不出的脸总能让他想到剧里的小蓝二公子。

 

刚刚是他,蓝忘机,师姐,江橙的一场对戏,几个人都没来得及吃饭就被暴雨赶回了酒店,肖战本想着要不给大伙儿一起点个外卖,结果划开美团app发现几乎都写着两小时后送达,他仰躺着叹了口气,看来只能等雨小些再看了,他想,于是便把手机随手扔到了一边。

 

窗外是真的暴雨,下午一点钟的天暗沉得像五六点一般,淅淅沥沥的雨点毫无规律地拍打在窗沿上,听得肖战昏昏欲睡,他犹豫着从柔软的沙发里爬起来卸妆,却不自觉眼睑渐阖,意识愈发模糊起来。

 

……

 

“嗡嗡嗡——嗡嗡嗡——”

 

肖战闭着眼皱着眉去摸正在不断震动的手机,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王一博的头像跳动在屏幕上,肖战有点没睡醒,疑惑道这人不就住他对面房门吗,为什么还要打语音:“喂?”

 

青年冷冷淡淡的声音透过电子设备传来:“肖老师,如果你没去楼下的积水坑里游泳的话,来开个门,我敲门敲的手都酸了。”

 

肖战这才惊醒,雨太大了,他几乎听不到什么其他声音:“睡着了,不好意思,雨太大没听到敲门。”

 

“王老师王老师,我来了我错了……”肖战的声音随着看到门外的王一博动作戛然而止。

 

王一博戴着鸭舌帽,上身还穿着戏服内衬,下身却穿着宽松的短裤,踩着人字拖,腿上都是泥沙,帅哥还是那个帅哥,只是整个人和水里拎出来没差,手上提着一个塑料袋。

 

肖战没忍住乐了:“蓝二哥哥,你的雅正呢。”

 

王一博翻了个很不雅正的白眼:“肖老师,你不要趁着我没有手打你就乱说话,快点拿一个走。”他把手里的袋子塞给肖战,肖战莫名其妙地接了,低头一看,看到了酒店附近某家外卖的包装盒。

 

肖战惊了:“哪来的啊,这个天气。”

 

“我买的,这个雨,你指望店老板划船给你送外卖啊?”王一博看了他一眼。

 

袋子里只有两盒,肖战摇了摇头:“留一盒给璐璐吧,她也没吃呢。”

 

“宣璐姐和卓成的我先给他们送了,我买了四盒,楼下全淹了,看起来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现在不吃,是没什么机会吃了。”王一博晃了晃袋子,“快点拿,肖老师从昨晚就没吃东西,是要和我比修仙吗?”

 

肖战看着他,男孩的鸭舌帽边缘透出一些挑染的蓝,表情还是淡淡的,仿佛没觉得冒着大雨淌着水给众人买午餐算得上什么事,肖战微微叹了口气,他拿出了饭盒:“你要出去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和你一起去呗。”

 

“给你打电话有什么用,肖老师还有呼风唤雨的技能吗?还不是一起淌水。肖老师的鞋子很贵,还是不要了。”王一博耸了耸肩,看肖战拿了餐就准备转身,“我回去洗澡了,拜。”

 

下一秒他的帽檐就被肖战给掀了起来,王一博惊讶地转过头,被酒精胶固定的浅蓝发黑发夹杂在一起,立成了个仿佛拥有独立灵魂的好笑形状。

 

“噗。”肖战身手矫捷地靠在门上,拎着帽子笑出了声,“王老师是不是又准备洗完头澡就不卸胶水了?没用的,头套的酒精胶冲不掉,年轻人能不能爱护一点自己的发际线。”

 

“无所谓啊,反正明天还要再上。”

 

“唉,年少不知头发贵,真是不懂珍惜。你洗完澡过来找我一下,我帮你卸。”

 

“不用了。”

 

“洗完澡过来呗。”肖战又说了一遍,语气比前一句稍稍强硬了些许。

 

“……”王一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哦了一声。肖战没什么架子,也不爱拿哥哥威严压谁,但其实王一博一直是个挺懂礼貌的小孩儿,肖战说的大多事他反驳几句揍他几下,也会乖乖去做。

 

肖战微微笑了起来,晃了晃手中的帽子:“这个等下还你。”

 

王一博切了一声,刷开房门去洗澡了。

 

***

 

一直到他们俩吃完饭雨还没见停,肖战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跪在沙发上拿棉签沾了酒精给王一博卸头套的胶。

 

王一博乖乖坐着,一边别扭地直着脑袋打手机游戏。

 

“老王,你看你发际线真的上移了老王,你再不卸就跑去睡觉,可能22岁就要变成你老哥我这样了。”

 

王一博没回头,放了个技能,瞎侃道:“像战哥有什么不好,人帅头发多,好事情。”

 

“王老师真是越来越睁着眼睛说瞎话了。”肖战翻了个白眼,撇着嘴拿起手机照了照自己的头发,“唉……我下一部剧打死不接要戴头套的古装了,我的头发啊~~我不想青年秃头啊。”

 

“没事啊,到时候我陪战哥去种发。”

 

肖战狂笑:“哈哈哈哈,等会儿人家以为我俩组团整容怎么办?”

 

“找家专门做植发的店不就好了,我有空搜搜。”王一博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看起来战局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哈哈哈那就拜托王老师了,楼下的水淹的好深,感觉都可以划船了。”

 

“是啊,很适合玩水上摩托。”

 

肖战的指尖穿过对方浅色的发丝:“王老师真是热爱一切大摩托,佩服佩服。”

 

“挺好玩的,肖老师有空去海南,我带你玩,保证你不会翻水里。”

 

剧组生活除了拍戏外都显得枯燥而无聊,他俩碰巧是剧组里对戏最多的两个,无聊时打嘴炮乱七八糟约定过很多事情,一起滑雪,一起看烟花,一起去吃小吃街,一起喝酒泡吧,一起骑摩托,一起玩滑板,一起蹦极。

 

成年人的世界最为擅长模棱两可的打太极,“有机会一定”、“很希望”、“是约过的”、“来日方长”,一切模糊的社交辞令词汇,都表示着只是一时约定,并不一定会兑现,肖战说时,也不过抱着有机会就约,没空也无所谓拉倒的心态,并未想过太多,事实上,他心里也知道这些十有八九都不会兑现,他与王一博挺合得来的,关系不差,但也没到非常熟络,能天天凑在一块儿玩不过是因为这部剧。

 

最大的可能性是杀青那天就会各走两边大道。

 

“诶,别低头,我怕棉签戳到你眼睛……可以啊,等杀青后有机会呗,双人团购指不定还有八折。”肖战一边认认真真地给对方卸,一边说道。

 

“行啊……”王一博漫不经心地回答道,猛敲了几下屏幕,然后哗啦一下举起手机,咧嘴笑着给肖战看那个大大的MVP,“Wow!”

 

“厉害了王老师!”捧场王肖战立刻鼓掌,看卸得差不多了,拿湿毛巾扔上对方的脑袋,给他一通狂搓头发,王一博被揉得头晕眼花,从毛巾的缝隙里看他,他的眼睛透亮而纯粹,不带一丝其它色彩,在肖战看来,像一只落水的蓝发小狗崽。

 

他搓得更快乐了,然后三秒后被反应过来的王一博按在沙发上一通暴打。

 

**

 

结果暴雨让他们放了半天假,却让他们集体通宵赶拍了两个晚上,肖战觉得这假还不如不放,晚上的聚餐打死他也不去了,肖战拎着外套边走边想,他要静静地躺在沙发上放空,连什么姿势都想好了,拐角进酒店的时候却愣了一下,一群女孩儿拿着相机围了个圈,中间站了个个子高挑到鹤立鸡群的王一博。

 

肖战啧了一声,对着远处的蓝发青年抱了个拳,虽然不太仗义,但他准备转头从后门偷偷走了,然后他听到了一个女孩儿嘶声力竭的叫声:“王一博你凭什么毁角色你这个贱人你死了——”

 

他顿了一下,停下了脚步。

 

王一博的脸本来就冷,现在看起来更冷了,他往前站了一步。

 

其余一群女孩儿似乎都被这场面被吓到了,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

 

王一博直接站到了对方的面前:“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肖战看到有人举起了手机,无论王一博接下来说什么,都是热搜预订了。

 

事实上现在他更该转身就走了,他们两家公司关系不是太好,准确一点来说是互相恨不得打爆对方狗头,王一博的公关危机不该他关心,更不该去趟这趟水。

 

他抱着外套,叹了一口气。

 

“王一博!”

 

王一博正在气头上,突然听到有人叫他,莫名其妙地回过头,就被一件外套劈头盖脸地罩住了脑袋,他第一反应是他妈的不会骂不过还要找人来揍他吧,正待挣扎,突然发现有人揽住了他的肩膀,凑近的人是他非常熟悉的味道。

 

肖战揽着对方的肩膀和脑袋,露出了令人如沐春风的笑脸,他长得本就温和好看,笑时弯起眉眼更加温柔,显得十分有邻家哥哥的说服力:“小妹妹们好啊,天这么热,不要在这里围着啦,早点回家吧,相机不要举着啦,你是吧?给我看看,删了就好,乖哈,夏天大家火气都有点大我理解,但不要吵架噢,你们哥哥我先带走啦。”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所有人没反应过来之前把怀里的人怼进了电梯,完全不顾对方的挣扎笑着按上了电梯门。

 

王一博这会儿终于把外套从头上甩下来了:“战哥,你干嘛?”

 

“你就准备在那种公共场合和人吵起来吗?”

 

“是她先说我的,我和她吵架又有什么不对?”王一博看着他,眼睛倔强而明亮。

 

“没有什么不对,你现在要再按电梯下楼去吵我也不会拦你。”肖战淡淡说道,然后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颗大白兔奶糖,“吃不吃糖?”

 

王一博不说话了,摇了摇头,冷着脸站在了电梯的另一个角落。

 

王一博十三岁独自远赴韩国做练习生,十七岁出道,初有起色就一头撞在限韩令的大门上,十九岁回国糊穿地心,二十接了个角色又被骂个半死,人生岁月过得早慧而艰难,而他仿佛无知无觉,受得波折与磨难半点没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迹,原本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像溪涧一块伤痕斑驳又不肯被打磨一丝的青色石头。

 

肖战看着他,终于还是轻轻叹了口气,把糖塞进对方的口袋里,对方别扭冷着一张脸,怡然不动,倒也没有阻止他拉开自己兜帽衫的口袋。

 

肖战放软了语气,以近乎哄小孩的口吻说道:“晚上聚餐,七点璐姐房间见,你记得换套衣服戴个帽子,别又被蹲了。”

 

王一博低低嗯了一声,然后又道:“肖老师不要把我当小朋友。”

 

“我也吃糖啊,吃糖不算小朋友。”肖战剥开了另一颗糖轻巧地扔进嘴里,笑着回头随口说道,“你不要就还给我。”

 

王一博哼了一声,握紧了手中的糖,先他一步走出了电梯。

 

 

**

 

 

肖战一觉睡醒,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他懒洋洋地爬起来,摸着开了一盏小灯,戴上眼镜,他近视大概四百度左右,没到看不清,他也懒得做激光,平常戴着框架也挺舒服。

 

剧组包了这栋酒店的十层到顶层,平常走廊上串门来串门去,总是热热闹闹的,今天安静的不行,应该是都出去聚餐了。

 

肖战把自己陷进沙发里,拿着酒店自带着小铅笔和大本子开始随意涂涂画画,涂了个苹果——他影响魏无羡,魏无羡最终也影响了他。

 

其实他画物比画人更好些,只是公开节目上画物没什么意思,谁会想看个演员在个节目上涂涂画画素描一小时,十个有八个都要换台,当然还是画人有爆点些。

 

但一个人的时候,肖战画些乱七八糟无趣的东西更多,他蜷在沙发里,给苹果认认真真地勾起了线条。

 

“啪嗒——”

 

突然视野全黑,肖战愣了一下,抬手去拧灯,没亮,他摸索着打开手机手电筒,然后试图按开壁灯,也没亮。

 

他拧开门,然后听到正对门传来一声嘹亮的男低音惨叫:“哇啊啊啊啊——”

 

肖战没给黑吓到,倒是给这声惨叫吓得抖了一下,他拿手电筒往前照去:“靠!王一博,你有病啊?”

 

“咳……”王一博久未如此努力地用嗓,还咳了几声,“……战哥?”

 

肖战翻了个白眼:“是我,你没和他们去吃饭?”

 

“睡过头了。”王一博说。

 

“哦。”肖战点了点头,“那我们先下……噢,对,停电了,电梯也停了。”肖战的眼神往旁边漆黑的消防楼道看去。

 

王一博立刻瞪他:“你想都不要想,打死你我都不会走那么又黑又窄的地方的。”然后从未有过如此积极地窜进了肖战的房间里,并且默默立刻贴近了落地窗前有光的那片地方,“这里至少还有点光。”

 

“那能怎么办。”酒店前台人员连连致歉,说是整条街都停电了,他们的备用电源也出了问题,正在抢修。

 

两人坐在落地窗前的小沙发上相对无言。

 

“现在呢?”

 

“等着吧。”肖战叹了口气,蒸桑拿二人组相顾无言。

 

两人一块打了几局游戏,手机也快没电了,为了省着点移动充的电两人就放下了手机。

 

停电的夏夜真的会让人反思检讨很多事,比如为什么不多缓存几部电影,比如为什么IPAD上的游戏都是要连WIFI的。

 

肖战昂头倒在沙发上,摸索着从床头柜里摸出了一包烟。

 

肖战基本没什么烟瘾,只有在之前做设计师时熬夜通宵画图或压力很大的时候会点一根,也几乎不在人前抽,一包烟扔在酒店抽屉里一个月,一捏软盒还剩七八根。

 

但现在黑夜降临,万籁俱寂,他身边还蹲着个同样被热到八竿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王一博,他百无聊赖,忽而就想过个嘴瘾。

 

王一博不抽烟,他也就体贴地自觉走去小露台,结果没想到王一博自然而然一般跟着走了出来。

 

肖战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也出来了。”

 

“黑。”王一博说,他踩着酒店的白色毛拖鞋,偏着头,头发有些凌乱,仿佛像一只有着印随行为的小动物。

 

“……这样。”

 

王一博歪头看了看他手上的烟:“肖老师原来会抽烟啊,没见你在组里抽过。”

 

“很少,伤嗓子,以前唱歌,就怕影响工作。”肖战点了根烟,“而且虽然我这人挺糊吧,但也还是有那么几个粉丝。追星的小姑娘年纪都挺小的,还没有成年人的判断能力,万一她们看到了喜欢的明星去抽烟了,觉得没什么,就好玩地去学了,也不太好,毕竟是个伤身体的事情。”

 

王一博点了点头,在做演员之前,肖战是个偶像,而对方基本是他看过最有偶像自觉的人之一,十分敬业,很清楚自己该说什么话该做什么事,对所有粉丝们都非常温柔且耐心,几乎没什么脾气,真诚地维护着粉丝心中喜爱的那一个形象。

 

肖战过去几年过得有些辛苦,王一博隐约有所耳闻,至少在被咒骂的经验上比他只多不少——而对方本来可以不用这样辛苦,但肖战选择放弃安稳的职业与生活踏上了娱乐圈这条悬于万丈悬崖上的华美钢索,看起来就没有准备过回头。

 

偶像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个不能诉说苦难的无言造梦人,而肖战显然非常尊重且认认真真地为爱着他的人们编织着那个梦。

 

“追星只是小孩儿们人生路上很短暂的一件事,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力给她们一个稍微美好一些的回忆不好么。”肖战眨了眨眼,弹了弹烟灰,“所以这个,请王老师替我保个密。”

 

酒店对面不远处一片是条商业街,比起他们这边黑漆漆一片,更显得灯火辉煌,仿佛不夜城。

 

不过隔着一条街,就像隔绝了整个世界。

 

闲着无事,他们聊到了今天补拍的魏无羡死前的那段剧情,温家覆灭,金家上位,魏无羡过于出挑,又剑走偏锋,一时千夫所指。

 

王一博说:“干翻了一家还有一家,真的烦死了,为什么打架的时候都是过命一起厮杀的交情,打完了反而事情越来越多。”

 

“不是他们,也会有别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肖战指间的烟灰和他唇中呼出的白雾在黑夜中氤氲起了一个小圈,在整条街区的漫漫黑夜之间,仿佛只有他的指尖有一点烟火亮色。

 

他的声音氤氲在烟雾中,他咬字很清晰利落,偏偏放低声音时又显得绵软:“人性是个很复杂的东西,一人多面,一时一面,无关善恶,有时就是这样,有人爱你就有人憎你,而厌恶你的人明天可能喜欢你,喜欢你的人今天也可能厌恶你,所以……不用在意太多,坚持自己想做的事就行。”

 

“……肖老师,你是在安慰我今天下午被骂的事情吗?”

 

肖战微微笑了起来,他偶尔笑时狡黠得像只兔子:“我没这么说。”

 

“我不怎么在意的,只要不骂到我面前,我都可以当做不存在,只是到我面前的,我也不会忍着。”王一博双手撑在栏杆上,静静地看着远方的灯火通明,忽然道,“而且我不会。”

 

“嗯?”

 

“我不会改变,我喜欢的东西就会一直喜欢,讨厌的也会一直讨厌。”

 

肖战侧头看了他一会儿,唇边噙了个似有似无的笑:“那挺好的。”

 

“战哥,给我一根吧。”王一博指了指烟盒。

 

肖战愣了一下:“不要了吧小朋友,我刚说完不要教坏别人。”

 

王一博摇了摇头:“我已经成年两年了,肖老师可以,我也可以。”

 

肖战说是说了,但王一博还是要,他也没再拦着他,他待人做事温和妥帖,提醒关怀一向点到为止,从不过多干涉他人的行为。

 

王一博姿势酷炫地点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根烟,然后下一秒就华丽丽地被呛到了。

 

肖战一边给他拍背一边大笑,他戴着黑眶眼镜,衬得五官轮廓更为柔和,由王一博的角度看,能够看到零星火光下他唇边若隐若现的那颗小痣。

 

“太热了。”王一博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道。

 

“你终于觉得热了啊?我以为蓝二公子自带降温功效呢。”肖战笑道。

 

两人在阳台上站了二十分钟,最终炎热战胜了恐惧,王一博一向能屈能伸,做好了心里预设立刻准备拽着肖战下楼。

 

二人打着手电,摸索着消防通道的墙壁往下走,肖战偶尔说些浑话,但看王一博真的怕,也就不说了。

 

王一博是真的不喜欢又黑又狭窄的地方,而这个楼道简直引爆他的所有恐惧,如果不是他心中尚存对哥哥的一丝尊重和理智,在肖战开口吓他的第一句他就打爆对方的头了。

 

肖战看他真的怕,就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他出了很多汗,王一博也是,握在对方的手臂上不知道哪个更烫。

 

二人几乎同时轻轻颤了一下,但却又同时沉默,王一博突然反客为主地握住了肖战拉在他手腕上的那只手,拽着他气势汹汹一般往下冲去。

 

“博哥?王一博,走慢点!别踩空了!”

 

“不行。”

 

楼道太黑了,肖战往下看,只能看到王一博棱角分明的下颚线,和下巴上悬挂着的一颗透明的汗。

 

肖战的手心不自觉微微紧了紧,转开了视线。

 

**

 

为了感谢肖战危难之中解救他于断电,带他下楼,王一博特意请他吃了顿烧烤加啤酒。

 

没有人类能在夏天无空调热了三小时后抗拒冰啤酒,肖战也一样,二人边喝边划拳,他不自觉就喝完了一整瓶。

 

“靠。光明世界,我爱光明世界。”肖战大喊道,“我爱烧烤摊。”

 

事实上,王一博完全没有想到肖战的酒量能这么差,他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半打空啤酒瓶子,又看了看肖战旁边孤零零的一瓶1664,内心闪过了无数不能播放的问候苍天大地弹幕。

 

——而且天地良心,他更加没有想到肖战是属于酒品差的那一类人的!半瓶下去的时候对方还挺安静乖巧的只是看起来有点犯困,一瓶下去之后他就开始有点转换人格。

 

肖战音量变大的时候他还只是沉默地看着,但当肖战突然开始调戏隔壁桌的女孩儿差点给人男朋友揍的时候王一博有点坐不住了,当肖战爬上椅子的时候王一博终于站了起来。

 

再耽搁两秒钟,肖战就要站在烧烤摊上大喊海绵宝宝变身了。

 

肖战海字刚喊出口,千钧一发之际王一博把人揪了下来,连拖带抱地带走了。

 

两人一身汗,酒店还没恢复供电,王一博去便利店买了些一次性换洗,就带着对方到了另一家有电的宾馆,大半夜的临时入住又是旺季,里头只剩下一间房。

 

王一博其实不太想和肖战一起住,毕竟对方现在看起来就像能当场打三十套军体拳一般有活力,而他特别困,但当肖战倒在前台并开始当场脱衣服的时候,王一博屈服了,王一博拎起房卡和哥哥就跑。

 

然后终于在肖战把自己当街扒光之前把人扔进了房门,避免出现明天对方上社会新闻板块的状况。

 

**

 

你妈的,我真的好善良。

 

王一博如是想到。

 

**

 

肖战没有觉得王一博善良,他的脑袋现在处理不了这么复杂的字段,他只觉得太热了,肖战想。太热了,他讨厌夏天。

 

一般这种话他只会在心里想想,但看王一博的表情他可能是说出了口。

 

“我讨厌夏天。”

 

他又说了一次。

 

宾馆的空调很差,半天也没有出来多少凉风,肖战把自己脱得只剩下身衣裤,撇了撇嘴,往洗手间的方向踉踉跄跄地走去,王一博来扶他,他也无知无觉,他只觉得世界影影绰绰,一切都像是浸泡在了水里一般荡漾着柔软的水纹,他抬手握了三次花洒才堪堪握住。

 

他一转头王一博还站在那里,冷白皮因为酒精终于也有些熏红,他穿得倒还整整齐齐的,T恤运动短裤,踩着双AJ运动鞋。

 

肖战红着脸看了一会儿,然后毫无前兆地拿花洒对准了他的头。

 

“肖战!”王一博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恼火,在摇晃的世界里王一博来握他的手腕,然后一阵天旋地转,他往浴缸那头栽去,却栽在了什么人的身上,他的视野因为水雾而更加模糊,视线中摇晃过打湿的、看起来很凉快的蓝色发尾,托着他的有力手臂和对方轮廓分明的下颚线上挂着的那颗水珠。

 

和狭小漆黑的楼道间的那一滴汗水一模一样。

 

……

下文请come to comment!!!有石墨和微博和ao3

如果喜欢的话,可以求一个小蓝心小红心评论三连吗~

评论(860)

热度(27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