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清破云

微博 @上清破云云云​ 欢迎勾搭xd。

【疑犯追踪】【肖根肖】野兽法则(一)(二)tbc

(一)
Fusco一直觉得这两个姑娘的组合十分危险,不只是武力值方面。

这个想法第一次出现大概是Fusco在某次见到这两人单独在图书馆里的时候,天地良心他只是闲着没事想来找西装小子晚上喝一杯——别这样,除了任务之外,他们理所当然也是有私人时间的,交际自由伙计。

但显然,他的好朋友西装小子一点儿也没打算把私人时间给他,他不在图书馆里,图书馆里只有两个姑娘。

“Hello,Lionel。”Shaw抬起头和他打了个招呼,大概是气氛所致,特工杀手的语调难得地显得有些温吞,她穿着黑色紧身背心懒懒地斜靠在沙发上擦着枪,修长的双腿交叠在透明茶几上,姿势慵懒的像只大猫。

“下午好,Shaw。”Fusco友好地对Shaw说着,然后乖乖地退后了两步,把鞋子尖从茶几边缘挪开——别小瞧前·Dirty cop的眼力劲儿,他当然看得出那句话不只是打招呼的意思,还有:你踩着我地盘了Lionel,麻烦滚远两步Lionel,以及不然别怪我拧断你的脑袋Lionel等等多重含义。

天知道为什么这些个特工啊天才啊都对私人领域有着莫名其妙的变态执念,他们好像一点也没法体会那种人和人贴在一起的暖呼呼的感觉有多么美好,只要有外人稍微踏进他们的个人领域里一毫米,他or她们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能叫嚣着举着枪崩掉你的脑袋,敏感充满暴力而一触即发,像是未经驯化的野兽一样。

Mr.眼镜到底是怎么把这些家伙通通收容在一间图书馆里而相安无事的?Fusco觉得这真是个未解之谜……算了,眼镜先生自己也就是个未解之谜,Fusco放弃思考。

不过前特工Shaw小姐在与人相处的方面大概还是有所进步的,至少现在Shaw愿意为了和他之间的友情,而花上不少时间把在五秒内把刀口搭上他的大动脉的习惯改成了“Hi,Lionel”这样温和的提醒,这可真花了她不少功夫,和Fusco不少止血贴。

普通人Fusco表示他已经知足了,他心胸宽广且追求和平真善美,不和这些特工杀手一般见识。

“你来的不是时候,John不在。”Shaw挑了下眉,继续擦枪。

“看起来是这样。”Fusco揉了揉路过的小熊的脑袋,随手打了个电话给Reese,没到一秒就被挂断了,一点犹豫也没有。

Fusco淡定地环视了图书馆一圈,Well,Mr.长腿叔叔也不在,他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没必要打第二个了。

“Hi,Lionel,今天过得怎么样?要草莓吗?”Root的声音一如往常像揉了碎糖一样甜美,她双手举着一个放着艳色水果的托盘,眨巴着水润的眼睛看起来温柔贤惠的像个居家好姑娘。

不过Finch对此敬谢不敏,这位柔柔弱弱的水果小姐杀人的时候可一点不见得比沙发上的那位手软,那个时候Finch才刚把Root从房间里放出来不久,二人并不熟络,Fusco对她抱着的只有十二万分的戒心,所以他只是笑了笑:“不错,除了刚刚被放了鸽子之外。”

Root的关注点显然也不在他身上,对于Fusco的回答她也只是轻轻哼笑了一声,她从盘子里拎了一颗草莓放进嘴里,多汁的果肉让她苍白的唇沾染上了一些猩红,她侧身经过Fusco坐在了沙发扶手的位置,自然而然地填满了刚才Fusco退后的空间,距离乍一看一模一样,却比Fusco的稍远一些,恰好在Shaw的领域界限之外,又完美地挡住了Fusco与Shaw之间的视线,位置掐得精准得不得了。

“要草莓吗?Sameen。”Root歪头问道。

Shaw装卸枪支的动作一丝停顿都没有,她只是闲闲抬头看了Root一眼:“沙发很大,Root。”

Root只是对她温柔地绽出了一个笑容:“Hey,放松些Sweetie,我知道你对什么私人空间有很高的要求,但我只是想离你近一点,培养一些女孩间的友情,我答应了Harold和大家好好相处。”

我也是“大家”之一呢,那你倒是多看我一眼。Fusco在内心深处翻了个白眼。

“好像你答应了就真的会去做一样。”Shaw哼笑了一声。

“当然,为了你,我亲爱的小王子,一切我都愿意。”Root轻声笑着,她穿着一双跟很高的鞋,足尖轻晃,像是玫瑰花一样鲜艳的高鞋跟在沙发边缘晃来晃去,轻描淡写飘忽不定地肆意碾压着Shaw的底线,看得Fusco心惊胆战。

但Shaw只是咔哒一声扣回了手中枪支的最后一个零件。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而在Fusco反应过来之后,那盘水果打翻在了沙发上,圆滚滚的草莓们散落在了柔软的沙发四处,Shaw的左腿膝盖跪压在Root的大腿上,枪口顶着Root的脖颈,而Root莹白的指尖正堵在枪口处。

“亲爱的,我只是想喂你吃个水果而已。”Root说,语调带着星星点点的委屈,语尾像是小尾巴一样上扬,勾得人心里有些痒。

“我一点也不觉得我吃下去之后会安然无恙,我想我们都没有忘了虽然你没有再被关在房间里,但我还是负责看管你的那一个这件事。”

“但你阻止不了我,别忘了,我知道你会指着我的哪里,Sameen,机器会告诉我一切。”Root淡淡道。

“那么也许你最后一件听到的事情就是你的死讯。”Shaw微微挑了挑眉,唇侧带着些许笑意,她笑起来时非常好看,有一种充满危险的迷人感。

“噢,别说这么可怕的事情,Harold一定不想他只是去约了个会,回来之后就看到他的女孩们各没了一只手。”Root抿唇笑了起来,看起来甜美又勾人,好像她谈论的不是这样可怕的事情一样,好像她的指尖没有塞在对方上了膛的枪口一样,“虽然我觉得这不失为是一种情侣间的罗曼蒂克。”

“可能会有一点疼,但你知道,爱情本来就是充满疼痛的。”Root稍微靠近了一些,柔软的声音甜蜜又危险,像是塞壬的诱惑,“开枪吧,Sameen。”

而在塞壬柔软的歌声中,船员们听见自己的理智被墨绿色的藤蔓缠绕,它们无限疯狂拔高绷紧最终“铮”一声——崩断。

Shaw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Fusco终于回过神来,他觉得再不说话这里就要发生暴力血腥事件了,Shaw要是开了枪,枪管就会因为Root的手指堵塞而爆炸,到时候不仅Root有事,她自己也要和自己的手臂说拜拜了:“嘿女士们,冷静一点,我最近学了点瑜伽挺有用的,来和我一起深呼吸——”

他同时得到了两个白眼。

Root慢吞吞地以指尖夹起了滚落在沙发上的一个草莓:“确定不要吗?Shaw,没有毒的你放心。”她说着轻咬了一口,然后微笑起来,将剩下的递到了Shaw的面前:“你看,我可以给你另一半。”

Shaw沉默地看着Root举着草莓的手,那是双很适合敲击键盘的手,十指修长,只是骨节有些凸出,让手背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削瘦,草莓的汁水不断地溢出滑落,在对方苍白的手背添了几分艳丽的血色,与灰青的血管搭配起来有些病态的迷人。

Shaw忍不住低头舔了一下对方指尖的红色汁水,Root还未来得及绽出笑容,Shaw就猛地把她的手腕按在了沙发上,半颗草莓可怜地滚落在了地毯边。

Root撇了撇嘴:“真可惜。”

Fusco分不清她是在可惜草莓还是在可惜Shaw没有开枪。

虽然这次的事情有惊无险,但Fusco一点也不怀疑在平行世界的结局路线A里,Shaw一定会控制不住开枪,她颇爱这样命悬一线的游戏,而Root显然也精通此道,她们两人的关系安全系数连肉眼看去都知道岌岌可危摇摇欲坠。

太危险了,Fusco想,你怎么能把两头热衷鲜血的野兽关进一间笼子里,还要求她们和平相处团结友爱。

她们唯一可能走向的结局就是互相撕裂对方的喉咙,两败俱伤,无一生还。

但出乎Fusco的意料,在他预想中的血腥事件发生之前,主角就消失了一个,就在他离开图书馆后的三个小时内。

“Ms.Groves逃跑了。”Finch头疼地按了按眉间,这么宣布道。

“我的责任,我会负责把她追回来。”Shaw这么说,她的视线还有些晃,该死的唑吡坦(安眠药的一种)。

“不是你的错,她一直在计划着逃跑,我应该早就猜到才对。”Finch叹了口气,“Ms.Groves自己也吃了,她走不了多远。”

“毒草莓,杀敌一千自损三百,不得不说,无论是那种都很符合她的气质。”Fusco挠了挠鼻子,“话说Reese,你为什么掐掉我的电话?”

“Lionel,我怎么会掐掉你的电话,你一定是拨错了号码。”Reese一脸无辜,Fusco表示半毛钱都不信他。

Shaw把剩下的草莓扣进了垃圾桶里:“我知道她会去哪里。”

“Miss Shaw,请不要单独行动。”

“这句话你应该留着对Root说。”

“如果你知道她的行踪我们应该制定一个计……”Finch却见Shaw摆了摆手,下一秒就干脆利落地从窗户翻了出去,Finch对着空荡荡的窗台无可奈何地补充了下半句,“还有……请走正门。”

“我说过收养她们不是个好主意,Mr.长腿叔叔,不过我有些好奇,问题少女A怎么会这么确定Root去了哪里?我不认为她们已经熟悉到了这样的程度。”Fusco脑袋里突然蹦出了一个词,“难道是……野兽直觉?”

Mr.长腿叔叔不置可否地转过了身:“我们应该尽快找到Ms.Groves,我有些不好的预感,她会给我们造成大麻烦。”

TBC。

*王子与玫瑰,这个嘛大家应该都知道,出自《小王子》
*长腿叔叔:孤女茱迪得到一位好心人资助,可她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只叫他长腿叔叔,出自《长腿叔叔》。



3.23一更

Shaw找到了逃走的Root,那不太难,她并没有多么刻意地掩盖抹去她的逃脱痕迹,或者说,在搜索进行到某一阶段的时候,那些掩盖就通通都消失了,那些痕迹就赤裸裸地摆在了众人的面前,仿佛就是在等对方找到自己一般,嚣张傲慢的如同某种挑衅。

“也许疯人院小姐只是需要一点女孩的个人时间?”通讯器那一头传来Fusco的声音,“说真的,眼镜儿,你的图书馆监视器太多了,我在厕所放水的时候都觉得心里毛毛的。”

“卫生间里并没有设任何监视器,如果你想知道这个的话,Mr.Fusco。”Finch说道。

“Lionel,你不能够顺利解决放水问题只表示你需要注意肾功能的健康状况了。”Shaw压低了的声音说道,干脆利落地把守卫之一的脑袋往墙上狠狠敲了一下,放下对方软下来的身体,“我想我们找对地方了。”

“哇噢,黑帮据点,Miss毒草莓这是要替天行道?”Fusco说,“顺便一说,我的肾和我身体上的其它器官一样很健康,多谢关心。”

“Ms.Groves故意留给我们线索的几率接近百分之九十八,但我暂时还没有理解她这样做的原因,务必一切小心。”Finch说,末了又补充了一句,“保持联络。”

“哦,别担心,我想回家吃饭的时候会知会你们一声的,John回来的时候替我问声好。”Shaw笑了笑,没有任何犹豫地按掉了无线通讯器。

Shaw小心翼翼地迈上了楼梯。

**

而在与Shaw相隔三层的顶楼大厅中,Root孤身一人站在大厅中央,对着围绕着她的一众黑森森的枪口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你好呀,Mike。”

那个被称作Mike的,眉间有着刀疤男人喊道:“你到底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总的来说,我和你们没有任何私人恩怨。”Root说道,声音一如往日一般优雅,像揉进了碎糖,温柔却没什么温度,“虽然‘她’告诉我你们真的做了些挺糟糕的事,比如昨天不小心看到你们毒品交易的那对双胞胎,嘿,他们才只有十岁吧,把尸体丢进河里?认真的?我以为这是上个世纪野蛮人才做的事……”

一声枪声打断了Root的话。

“噢。”Root微微歪头看了看左侧墙壁上留下的深坑,只与她的脸有着几厘米的距离,在枪响的瞬间她往右边挪了一小步,看起来千钧一发,十分运气,“这就有些粗鲁了,Mike,你应该听完女士说的话。”

刀疤男人诧异于对方不知是幸运还是诡异的反应速度,面上却冷哼了一声:“你也应该注意什么是应该说的,什么是不应该的,否则下一次这颗子弹埋在的就是你漂亮的小脑袋里了。”

Root眨了眨眼睛,看起来毫不在意:“我不太喜欢你扮演说教者的样子,你不够性感,好了,我们时间不多,快点开始吧……”她像是忽然听到了什么一般,露出了一丝甜笑,“我想我亲爱的猎人就快要找到我了,顺便一说,她比你可火辣多了。”

“而我,我只是来和我的‘她’做个练习游戏而已,你知道,平常这样的机会可不多,Harold一定也不会让我去做的。”

“什么?”刀疤男人不明所以。

“我是说。”Root唇角勾起了一丝弧度,扣下了扳机,对着轰然倒下的刀疤男人眉心的血洞笑了笑,“这枪是为了小朋友们,好了,接下来,游戏开始了。”

**

Shaw走上了三楼的阶梯,却发现一路畅通无阻,几乎没受到任何人的阻拦,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密集的枪响,似乎在某处发生了激烈的枪战,Shaw举着枪加快了脚步。

在四楼大厅的拐角处Shaw看见了她的目标,Root背靠在一处掩体后,无所谓地抹了抹肩膀上的鲜血。

Shaw迅速判断出,Root中弹了,而且不止一处,大概肩上有一处,腿上有一处,血源源不断地从衣料中渗出,在Root黑色的丝质衬衫上绽开一连串猩红色的花朵,但都不是致命的伤口,在Shaw能够处理好的范围内。

但Root虽然受了伤,却仍旧在这一场人数悬殊的战争中占据着优势,她似乎能够完全地判断出对方与对方子弹的方向,一开始还有一些细节上的小问题,有些小偏差,但后来越来越准确,几乎弹无虚发,枪枪都能正中目标,比Shaw的准头还要精确。

这很奇怪,就像有什么人在告诉她该往哪里躲、该往哪里开枪一样。

Shaw猜测,世界上能做到这个的只有那一样东西。

T.M.

在这之前他们从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机器已经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她发现机器似乎是在对方开枪前就能够通过动作预判出位置,再计算出子弹的轨迹,最终汇报给Root,让Root躲开子弹,但那似乎并不是一开始就能够做到的,Root在最初有缺陷的枪法就能够看出来,机器的判断仍存在微妙的误差。

但机器的学习能力非常之高,它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做的越来越好,Root的枪法也就越来越完美,只是在某些情况下,比如在多发子弹能够同时击中Root的情况下,机器会选择让Root避开会击中她致命位置的那几枚子弹,放弃不致命的那些。

Shaw猜Root肩上和腿上的伤口就是这么来的,很快擦过对方大腿侧的伤口也证明了这一点,Shaw沉静地看着Root扶着腿轻抽了一口凉气——那让她考虑了两秒钟,预估了一下最近的能够偷到绷带和麻药的地方和这里的距离,决定观察一会儿情况再出场。

她实际上并不太在意Root会不会再中弹再受伤,不会死,那对她来说就足够了。

说实话,她对于Root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她确实觉得Root是个很有趣的人,从第一次见面起对方妄想拿电熨斗烫开她的心脏就开始这样觉得,那个棕发的天才机械狂笑容甜美,身材火辣,脑袋聪明,枪使得好,噢,她个人尤其喜欢最后一点,但只单纯停留在感兴趣的阶段。她本来就是个对于感情病态迟钝的人,她觉得自己理所当然地不应该在乎Root会不会受伤,Root在她面前流泪或者流血都并不能够让她心疼或是其它。

嗯,也许有那么一点亢奋,那是Shaw对鲜血的天生热爱,不能怪她。

当然这个时候天生的冷血特工还并不知道未来的自己会因为Root被人废了一只耳朵而暴怒到失控,更不会知道有一天她会为了救Root毫不犹豫地放弃自己生还的机会,所以她只是藏在暗处静静看着,眼神甚至没有一丝颤动,一直到了她认为收集到了足够的信息……也许离足够信息还稍微提前了那么五六分钟,才开枪加入了战局。

“我亲爱的猎人,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呢。”Root抬头对她粲然一笑,她在单手开枪,因为她的右手臂已经脱力到抬不起来了,“我以为你要为我收尸了。”

Shaw走近Root,将枪口对准了对方的眉心,不能说她没有报复心的,中了Root的招这件事那让她很不爽:“如果你希望的话,当然没问题。”

Root用无辜的大眼睛瞪着对方:“Baby,我都陪你一起吃了毒草莓,你不能因为这个埋怨我。”

Shaw不置可否地轻哼了一声,扣下了扳机,Root身后的男人应声倒下。

Root甚至没有回过头,仿佛在Shaw出场的那一瞬间眼中就再看不见任何人了一般,她对着Shaw勾起了唇:“我真爱你嘴硬心软的样子。”

“放心吧,你不会死的。”Shaw神色淡淡地说道,这当然不是一句誓言,只是单纯的陈述句,机器不会让她死。

但Root甜蜜地笑着,额头上的虚汗几乎和她伤口处流的血一样多,她偏过头,Shaw感觉到对方因为受伤而略显急促的呼吸擦过自己握枪的手指,对方吐息中氤氲而起的热气扑在她的手背上,烫得她心底浮起一圈圈的涟漪,而Root轻声笑着:“我就当做告白收下了。”

Shaw看了她一眼:“为什么要逃跑?”

“为了给‘她’一个练习的机会,Harold不应该把它管的那样紧,她已经足够完美,但一些小小的练习,会让她变得更加完美。”Root似乎忽然激动了起来,没受伤的左臂伸展开来,指着横躺在她周围抱着膝盖哀嚎的人们,“你看,看,‘她’的杰作,她真的做到了,每一步,每一步她都能够猜到,我们成功了!”

Root深深吸了一口气,好像空气有多么好闻一样,而实际上大厅中充斥着的只有漫无边际的血腥味而已,她微微笑了起来,对着墙头的监视器喃喃道:“你真是太棒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她在做关于机器对于人类在杀戮之中的行为预判的练习,拿自己的性命来试,Root甚至知道机器不是百分百地保证她不会死,因为这对机器本身来说也是一次有危险性的挑战,但Root他妈的就是愿意去试。

Shaw不自觉微微皱了一下眉,她不知道为什么这让她有点不愉快,在Root谈论机器的时候,她会有一种和对方距离十分遥远的感觉。

Root对于机器全心全意的迷恋,让她不像真正活着的“人类”,而像一段属于机器的“数据代码”,只是机器的一个存在于现实中的端口,一个会移动着的数据源,就像现在,即使Root站在她的面前,不断地和自己说话调情也是一样,Shaw望着她,仍旧有种错觉,仿佛只要某一天被什么人敲下键盘上的Delete按钮,Root就会在瞬间在世界上消失不见,就像一段被删除的错误代码,一点痕迹也不会留下。

不是失踪,不是死亡,而是“彻底消失”。

那令Shaw一向平静跳动的心脏有一点茫然的错乱节奏,眼前的Root还在说这些什么,而在她反应过来之前,Shaw已经握住了对方的手腕。

Root低头望了一眼自己被抓住的手腕,不再说话,只是有些不解地望着她:“Shaw?”

Shaw的神色却一如平常一般冷淡,却加大了手上的力道,感受到对方手腕上的静脉在自己的手心里砰砰地跳动,那奇迹般地让她躁动的心脏稍微平息了一些节奏,她语气淡漠地开口道:“跟我回去,别指望我会让你逃出来第二次。”

Root却只是静静看着她,嘴唇因为身上伤口过度的失血而苍白着,沉默在二人之间微妙的蔓延了几秒钟,Root突然神色一变望着她身后:“嘿Sameen!”

“砰砰”两声枪响同时响起。

Shaw转头将对方手中的枪击落,却意外地发现对方的枪并不是指着她们二人,Shaw抬起头,看见天花板上的大型水晶吊灯骤然坠下,她条件反射地一把推过Root,将对方护在了身下。

她忽然想到,既然她不在乎Root受伤,那么她又为什么要这样做,但这个问题并没有在她脑海中停留多久,剧痛在下一秒袭击了Shaw的背脊与头部,她感觉到有血顺着自己的脑门上流了下来,滴落在了她身下的Root脸上,一颗接着一颗,砸在对方苍白的脸颊上,平添了几分血色。

而Root仿佛毫无自觉地甜笑着,水润润的眼睛望着她,受伤的双臂艰难地拥上了她满是水晶碎渣与鲜血的背脊:“My dear hunter,你在担心什么呢?你抓到我了,我就是你的,我怎么会逃跑。”

那他妈的竟然让Shaw在剧烈的疼痛中感觉到了一丝满足,然后她就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中,失去了意识。

Root咳嗽了几声,失血的感觉让她也逐渐意识模糊起来,她隐约感觉有黑森的枪口重新指向了她们,有人喊道:“把她们给我抓起来!”


TBC.

_(:з」∠)_某云是个捞逼,一直不太会玩lofter,被菇凉们和机油推荐着过来试一试XD

评论(22)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