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清破云

微博 @上清破云云云​ 欢迎勾搭xd。

【疑犯追踪】【肖根】野兽法则(三)tbc

发烧虚弱root有w

JJ地址求一发收藏w。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854614

一、二地址

(三)

在Shaw看清楚屋里陈设的那瞬间,她就知道自己在做梦,更别提她身上的白大褂和挂在脖子上的听诊器,这不是某个任务,而是在她还未成为特工之前的一段日子,那个时候她还没有被人称呼为Agent shaw,而是——

“Doctor.Shaw?”属于幼童稚嫩的声音响起。

Shaw转过头,看见了坐在病床上的那个孩子,他长得很可爱,有着柔顺的蓝眼睛,只是两颊削瘦苍白的可怕,露出病服的手腕纤细的仿佛下一秒就会折断,Shaw在脑海里思考了一下对方的名字,她想了很久,终于在记忆深处翻出来了一个名字:“Dave?”

Shaw想起来了,这孩子是她的病人之一,她给他做过手术,但她深知那只能够短暂地延长他的寿命而已,那是一个,不久就要死去的孩子。

Dave羞涩地低头笑了笑,那是个非常内向的孩子,和人说话时会习惯性地低着头:“Dr.Shaw,你是来看望我的吗?”

Shaw:“我不知道。”她确实不知道自己梦到对方的原因,她几乎都已经忘了这个孩子。

Dave只是孩子气地笑了笑:“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Shaw神色沉静地说道:“是的。”

Dave:“医生,你会为我难过吗?”

Shaw回忆了几秒钟在男孩死去时她的情绪,她为男孩拉上了最后遮盖面容的白色床单,宣布了死亡时间,她走出手术室,在助手开口之前淡淡对着病人家属宣布道:‘他死了。’

那句话不知为何激怒了男孩的双亲,男孩的父亲冲上来揪住了她的衣领,对着她怒吼道:‘你他妈在说些什么?’

助手一边拉开男孩父亲一边带着指责的眼神看着她。

男孩的母亲也揪着Shaw的手臂,长长的指甲深陷进Shaw的皮肤里。Shaw认真地回想着她当时的情绪,但那仿佛只是漂浮在迷雾中一般不真切,她只依稀记得妇人腕上戴着的手链有一圈淡金色的纹样,那非常像男孩化疗之前的发色,很漂亮。

于是Shaw开口对男孩说道:“不会,我不会为了你而难过。”

‘Dr.Shaw,对于刚刚失去亲人的病人家属你应该注意你的语气与措词。’主任头疼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我不认为我有说错。’

‘是的,但你不能,不能就这样面无表情地说出他已经不在了这件事,好像那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

Shaw有些困惑地眨了眨眼睛:‘我看见他的心电图停止了跳动,我知道他已经死了。’

‘但他们还没有接受他们已经失去了儿子这件事,他们需要一些时间……’主任叹了口气,‘Dr.Shaw,让我问你一个问题吧,你需要花多长的时间,去接受一个人的死亡呢?’

Shaw听见过去的自己平静地回答:‘我不需要时间,我只是 知道,然后 接受 。’她接受一切死亡,无论是他人的,还是自己的。

眼前病床上的男孩忽然笑了起来:“医生,你变了。”

“什么意思?”Shaw的语气带上了一丝疑惑。

Dave将手中的小熊玩具交到了Shaw的手上:“你会为了我难过。”男孩狡黠地微笑着:“你只是会在很久很久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在难过而已,不过现在,你知道的越来越早了,是谁影响了你?”

“医生。”Dave轻声问道,“你需要花多长的时间,去接受一个人的死亡呢?”

Shaw再一次睁开了眼睛,她眨了眨眼,却看不见任何东西,过了好几秒才逐渐适应了眼前的黑暗,她环视了一下四周,几乎一片黑沉,只有头顶上排气口处透进来些许黯淡的光。

“亲爱的,我以为你死了呢,我都准备要哭了。”Root的声音从她身边传来,“明明我伤得比较重,为什么你晕过去的时间比我还要久?”

“……你需要花多长的时间,去接受一个人的死亡?”Shaw喃喃道。

“什么?”Root难得地迟疑了一下,“Shaw,我希望那盏灯没有砸到你的头。”

Shaw翻了个白眼,彻底清醒了过来,她摇了摇头,决定忘掉那个莫名其妙的梦:“我没有被砸傻,如果你担心得是这个的话。”她边说边揉了一下酸涩的眼睛,转过身去检查Root身上的伤口,这里有点太暗了,她需要凑得很近才看得清。

“子弹已经被弄出来了。”Shaw望着对方伤口上乱七八糟的绷带皱了皱眉,处理方式不对,血已经从绷带里重新渗透了出来,看着也十分骇人,“我不喜欢他们包扎的方式,你失血太多了,正常情况下应该接受输血。”

Root软绵绵地靠在墙上,乖乖地接受对方的检查,低头望着Shaw在黑暗中也纤长的睫毛:“我真是爱死你扮演医生的模样。”

“坐起来,我给你重新包扎。”Shaw单膝跪在Root面前,抬起左手拉了对方一把,突如其来的疼痛令她的动作微微一滞,她想了想,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动作拉扯到了背后的伤口,她是真忘了自己也受伤了这回事。

Shaw撇了撇嘴,没有去管身后的伤,只是换成用两只手环抱着Root换了个姿势,对方手心的过热的温度让她又皱了一下眉头:“……你很烫。”

“我比较希望听到你说我很辣。”Root虚弱地笑了笑,“你身上真软,我以为像你这么冷冰冰的家伙身上一定也是硬邦邦的。”

“你在发烧。”Shaw说。

“多谢提醒,亲爱的,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我就要达到燃点了。”Root懒洋洋地回应道,声音闷在Shaw的肩膀里,听起来有些失真,发热几乎要把她脑袋里的东西全都蒸发殆尽了,她感觉到浑身都疼,很想睡,头却很重,“再告诉你个好消息,他们把我们所有的通讯设备和武器都拿走了。”

Shaw条件反射地去摸自己的脚踝。

“噢,我忘了说,包括你绑在靴子里的那把刀。”Root说,模模糊糊地往Shaw温度偏低的身体又靠近了一些。

Shaw啧了一声,板正对方的身体,着手开始解Root衬衫上的扣子,Root因为离开了对方微凉的皮肤而不满地嘀咕了一声,但还是老老实实地靠在墙上让对方解,她眯着眼睛睡了一小会儿,解到第三颗的时候却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挣动了起来。

“话说,甜心,你脱我的衣服不应该得到我的允许吗?”Root嘟囔道。

Shaw没理她,继续解开对方的下一颗纽扣。

“嘿,我说了你应该先征得我的同意!你他妈的甚至连句我爱你都没说过呢!”Root拖长了音调,语气突然有点不耐烦,她甚至抬手推了推Shaw,但是力道软趴趴的,Shaw看着她,Root的脸都烧红了,连眼角眉梢都是一圈晕红,连眼神也是茫然的,Shaw估计她连对面的是谁都分不太清。

“闭嘴。”Shaw说。

Root白了她一眼,然后一直低声嘟嘟囔囔的,听不清在说些什么,Shaw发现Root烧糊涂了之后变得有点啰嗦,虽然她平常话也挺多的,不过现在好像直接乘以了三倍,Shaw靠近她的时候发现对方在背泰勒公式。

噢,天才要烧傻了。Shaw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丝幸灾乐祸,结果下一秒她就被人结结实实地刮了一巴掌。

Shaw瞪大了眼睛。

她,Sameen Shaw,靛蓝的精英,特工界的传奇,任务达成度百分之九十八的存在,百米射击不用带瞄准的狠角色!现在居然他妈的被一个烧糊涂的女人扇了一巴掌!

“你……”Shaw觉得自己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瞬间就想掐死Root灭口,她恶狠狠地瞪着对方,结果却看到病人Root眨着她水汪汪的棕眼睛,满脸委屈,鼻尖都通红了,好像下一秒就能哭出来一样:“Sameen,你脱我衣服,还凶我,你真的一点都不爱我。”

饶是淡定如Shaw内心也狂奔过了一万头草泥马,她他妈的脸上红印子还带着呢到底谁凶谁了?!但她最终只是大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脸,放缓了声音说道:“你受伤了,Root,我要先给你重新包扎,乖,把手松开,你穿着衣服我没办法拆绷带。”

Root:“……”

Shaw:“听话。”

Root:“……”

Shaw:“……”

Shaw屈服了,她觉得这个场景简直他妈的诡异死了,在她跌宕起伏的人生里也算前三名的,她又不想和她做爱,却必须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和烧的神志不清的对方征得脱衣服的同意权——说的台词还跟求婚一样:“Ms.Groves,请问我可以得到您的同意,脱掉您该死的衬衫吗?”

Root心满意足地笑了,戳了戳Shaw脸上自己留下的红印,浓重的鼻音莫名的懵懂又可爱:“Yes。”

然后她们就可以交换戒指,啊不对,继续解扣子了。

Root在Shaw把绷带拆到一半的时候就睡着了,Shaw注意到这点是因为那个唠唠叨叨的小黑客不再说话了,老老实实地趴在她怀里,呼吸因为发烧而沉重又绵长,Shaw手上的动作不停,一边抱着Root一边漫无边际地走着神,最开始的时候她想的还是这里是哪里、Finch他们大概需要多久的时间会找到她们、房间监视器的位置、对方的目的,想着想着,思绪却绕回了怀里的那个人身上。

Shaw很少这么和人亲密接触,特工都有的毛病,她也同样有着非常夸张的私人领地意识,与所有人都清楚地标明着界限,她不喜欢和人靠的太近,连和人上床做爱枕头下都塞着枪,时刻准备着给对方脑门来个满堂彩。

Shaw知道自己不是正常人,她感受不到情绪,这会让她在判断他人想法的时候出现误差,对她们这一行来说是种很大的缺陷,有时候这差点要了她的命,她花了很长时间也还是只能够凭借本能分辨出杀意,对于其他所有情绪一概有理解障碍,她更像一头未开化的野兽,掩埋身份存活在人类中,她活着,却永远与世界格格不入,懵懵懂懂,无法理解他人,也无法信任他人。

Root晕过去之后完全脱了力,老是一点一点地往下滑,Shaw收了收手臂,把快要不自觉滚到地上的黑客天才重新抱回了怀里,Root很软,虚弱又滚烫,过高的体温透着薄薄的衬衫渗透到了Shaw的掌心。

那温度让Shaw的警戒心全部一齐拉响了警报,震得她的脑袋嗡嗡作响,痛苦不堪,她的脑子在疯狂嘶吼着除掉她,除掉她,除掉她就能够平息她那颗躁动不安被勒紧窒息的心,一切就能够回到原本的位置。

人类惧怕她,远离她,被她杀死,杀死她。

Shaw无意识地抱紧了Root一些,她想,Root在此时此刻真的很柔软,纤细,能够被杀死,在低头瞥到她露出衬衫外的皮肤的同时Shaw就分析出了十种切开她大动脉的方式,每一项都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但是,但是。现在她在她怀里,她却只想低下头,温柔地舔掉她脖颈上的那颗亮晶晶的汗。

 

Tbc.

 

同志们别谈恋爱啦认真想一想怎么密室逃脱好不咯【殴

对啦百粉点文估计就是梗4或者梗5啦?万一写不完剩下的应该复活节旅游继续回来写_(:з」∠)_不会太久的

留言就是我的动力啊姑凉们,我这人可没出息了,每次一边暗搓搓看姑凉们留言一边在床上打滚就是我的爱好( ̄ε(# ̄)  

评论(95)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