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清破云

微博 @上清破云云云​ 欢迎勾搭xd。

【疑犯追踪】Mrs&Mrs.Shaw肖根夫妇 (史密斯夫妇梗AU)(一)

医生肖,IT根。当然你懂得,这并不是她们的真实职业w。

 

Shaw和Root是一对除却性别外没什么特别的恋人,她们在婚后过着平凡而又普通的日子,已经第五年了,但随着时光的推移,她们平静的婚姻状况似乎亮起了红灯。

 

***

 (上)


“首先我们先从些轻松简单的问题开始吧,两位的名字?”

 

“Sameen Shaw。”穿着棕色皮衣的黑发女人一脸百无聊赖地回答道,她闲闲地倚靠在沙发上,视线一直往桌上的糖果点心上瞟。

 

比起她来,另一位穿着高腰短裙的女士的坐姿就优雅端正多了,她有一双非常迷人的白皙长腿,而且笑容温和,令人一看就十分有好感:“Samantha Groves。”

 

自称Shaw的女人注意力总算从那些五颜六色的糖果上收回来了一些,淡淡挑眉扫了她一眼。

 

棕卷发的女人没有理会她,只是对着坐在对面的婚姻心理治疗师露出了一个甜蜜的、同时又稍许流露出一丝歉意的得体微笑:“噢,抱歉,您看,我有时候不知道怎么的,总是会忘记我改了姓氏这回事,我是Samantha Shaw。”

 

“你们的职业是?”

 

“外科医生。”Shaw面无表情道。

 

“网络程序测试员。”Root扁了扁嘴。

 

“好的,两位结婚多少年了呢?”

 

“五年。”/“六年。”

 

这一回轮到Root看了自己的恋人一眼:“是五年,亲爱的,你居然连我们的结婚时间都记错,这伤透了我的心。”

 

“是吗?噢,我把时间记混了,那个时候我还在和前台的Lucy约会。”Shaw轻描淡写地说道,Root的微笑僵了一下,Shaw视若无睹,对着治疗师轻扬了扬下巴,“我可以吃这些糖果吗?”

 

“噢,当然没问题。”治疗师回答道。

 

“……”Root很快恢复了对着治疗师的完美笑容,“请继续下一个问题吧。”

 

“从一分到十分,你们会给彼此的感情打几分?”

 

“十分。”Root毫不犹豫地说。

 

“%^&@”

 

“甜心。”Root对着对方圆鼓鼓的两颊翻了个白眼,“把嘴里的东西吞下去再说话。”

 

仓鼠Shaw吞咽了一下,含糊不清地说道:“这种问题有什么意义?”

 

“就只是凭直觉说吧,请相信我,Mrs.Shaw,互相坦诚对你们的感情没有坏处。”治疗师耐心地解释道。

 

“……”Shaw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她在说十。”Root微笑着替她回答道。

 

“Mrs.Shaw?”治疗师问道。

 

“你听到她说的了。”Shaw淡漠地仰头把新一轮的糖果高塔倒进嘴里,那数量连治疗师都有些吃惊。

 

“好的,你们多长时间做一次爱?”

 

“您指的是过去几年,还是最近?还是平均一下这五年期间的总数?”Root交叠着的双手互相揉搓了一下。

 

“那么,最近一周怎么样?”

 

“最近一周吗……”Root说。

 

“零次。”Shaw倒是无所谓地回答道。

 

“嘿。”Root稍许不悦地看了Shaw一眼。

 

“我只是在试图坦诚。”Shaw假笑了一下。

 

“好吧。”Root翻了个白眼,“零次,Zero的Zero,但这他妈的是谁的错?那天我都脱光了骑在你腰上了,吸引力还没有我们桌上那块外送Pizza大。”

 

“停止你的抱怨。”Shaw吃光了糖果,又把注意力放在了隔壁那碟小蛋糕上,“你明明知道我那天刚做完一个手术,救了个肠子快流到地上去的家伙,都快四十八小时没吃东西了。”

 

“那不是理由。”Root嘟嘴道,治疗师新奇地发现眼前的女人似乎并不像她看起来的那样温和优雅,面对自己的爱人,她口吻任性地像个小孩。

 

“那是。”Shaw说道,“而且你最后还不是毁了我的Pizza。”

 

“那你最后还不是也没和我做爱。”Root委屈地说,“我就知道,我在你心里还比不过一块十二寸的意大利薄饼。”

 

“你现在知道也不算晚。”Shaw拿起了纸杯蛋糕。

 

“你说什么?”

 

“咳咳。”治疗师打断了二人的争吵,“那么,说一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在法国。”Shaw说道,把其中一个纸杯蛋糕递到Root手里。

 

Root嘟嘟囔囔地接过蛋糕,咬了一口,再开口时语气又重新变得轻快起来:“噢,我喜欢这一段,在埃菲尔铁塔下,你知道的,那大家都爱的整点闪灯的玩意儿,凌晨十二点,我在人群的欢呼声里见到了她。”

 

几乎没有人注意到,那天晚上铁塔上的两万盏灯泡其实提前闪烁了五分钟,也同样没有人听见和在大批游客尖叫欢呼与闪光灯之中倒下的那一具尸体。

 

这些当然都和Root毫无关系,她只是个无害的,碰巧到巴黎观光的游客而已,她的注意力完完全全都被与她数米之远的一个穿着黑色呢子大衣的女人所吸引,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看见对方,但她就是,看见了。

 

对方安静地站在欢呼的人群中,咬着一块巧克力,抬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下一秒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神色沉静地看着Root。

 

Root就这样呆呆地与她回望,心脏在零下三度的气温里莫名躁动滚烫得仿佛要跃出体外,耳际几乎能听见血液在每一根血管中疯狂颤动沸腾迸溅的声音。

 

几秒之后对方转身离开,Root似乎能够听见对方的军靴踩在树枝上所发出的轻微的咔哒声,那仿佛枪声上膛一般令她浑身一个激灵,连灵魂也一起战栗。

 

不能让她走。这是Root的第一个念头,她无视了耳机里队友叫她收尾的命令,抬脚追上了眼前那人。

 

“我在旅行中对她一见钟情,不知道为什么,但第一眼我就知道她会是我的一生挚爱。”Root对着治疗师这样说道,笑容有些羞涩,那令她看起来年幼许多,“但是亲爱的,我好像都没有问过为什么那个时候你会在那里,我以为你对这种浪漫的景点毫无兴趣。”

 

“只是突发奇想。”Shaw耸耸肩,“但果然是意料之中的无聊。”

 

Root没追上对方,这让她觉得有些惊奇,很少有普通人能真的甩掉她,但这更让她有了兴趣,最终她在一间酒吧里看见了对方。

 

对方坐在吧台上,她脱掉了外套,只剩下紧身的黑色皮裙,黑色头发随意在身后扎了个结,那让她看起来迷人又火辣。

 

吧台上有两杯酒。对方却只有一个人。

 

她还是有机会的,如果对方不是在等人的话……噢,如果对方在等人的话,她就一枪爆掉来的那个人的脑袋,把她或者他的脑浆抹到吧台上,划个血淋淋的箭头再写上旁边这个人是我的,别他妈乱碰。

 

Root因为这设想而放心地甜笑了起来,那么她现在应该上前礼貌乖巧地和未来自己的所属物打个招呼。

 

可是她在看到对方的一瞬间,脑袋里仅剩的想法就是她他妈的想骑到对方的身上吻她啃她,在吧台上,台球桌,或者厕所里,随便什么地方,她很想,太想了,那疯狂鼓动的欲望几乎让她丧失了语言能力,她努力地想要向对方露出一个无害温柔的微笑,声音却无法控制的又哑又颤抖:“Hi。”

 

“Hi。”她火辣的性幻想对象淡淡说道,她的声音略微有些低沉却非常好听,Root想,她他妈的爱死她说话时候的样子了。

 

“介意我拿走这一杯吗?”Root问道。

 

“请便。”Shaw淡淡道。

 

“噢,我还以为你是在等人。”Root说。

 

Shaw微微抬起头看着Root,眼中带着稍许危险又诱人的冷淡笑意:“我想我等的对象已经出现了。”

 

那让Root的心脏瞬间紧绷瑟缩。

 

下一秒她就被砰一声压在了吧台上,她因为背后的疼痛而闷哼了一声,剩下的呻吟却全部被吞进了嘴里,那让Root瞬间就忘记了一切,只记得抱着对方的脖子顺应着这个她连名字都不知道叫什么的人的吻,舌根纠缠到发麻的程度,连脑袋都一起麻痹了,她的腿疯狂缠着对方的腰,再把指甲深深陷入对方背脊上的肌肤,恨不得把自己整个人都揉到对方怀里。

 

治疗师轻咳了一声:“……嗯,关于做爱的细节部分,不用叙述得这么具体也没关系。”

 

Root用掌心撑着下巴,望着治疗师微微笑着:“医生,我只是比较坦诚。”

 

Shaw:“我没有分享细节的兴趣。”

 

Root扁了扁嘴:“好吧,我的Baby是个占有欲狂,那么跳过这部分,总之接下来我们在洗手间里做了一次,回酒店后又做了两次。”

 

“酒店是三次,你爽晕过去了。”

 

“噢,你总是会给我惊喜,甜心。”Root眨了眨眼睛。

 

然后Root就知道了对方的名字,还意外地发现了她们生活在同一座城市,于是在离开巴黎后她们就开始了正式的约会。

 

Shaw是个普通的外科医生,Root觉得这个职业火辣的不得了,光是想象一下对方一脸冷漠地拿着冰冷的手术刀的样子Root就要湿透了。

 

“我有预感,Shaw要向我求婚了。”Root一边黑进了目标人物的公司一边说道。

 

隔壁办公桌的Leon Tao探出了脑袋:“Dear,你是怎么从Shaw的那张面瘫脸看出来她想向你求婚的?”

 

“嘿,不准这样说Sameen。”Root瞪了那个亚裔男人一眼,“反正她不向我求婚,那我向她求婚就好了。”

 

“我可不觉得你和Shaw适合结婚,还记得你们三个月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的那次任务吗?你一见她就神魂颠倒然后丢下我们那次,知道我们损失了多少钱吗?!”

 

“那是那个委托人的要求太多了,不就是害他的目标在巴黎铁塔下面多躺了两个小时结果不小心被警察发现了吗?这点小事也要扣钱。”Root扁嘴,“硬要等到我威胁他把他电脑里的SM照发给他女儿才收手。”

 

亚裔男人翻了个白眼:“好吧好吧,就不说你为了和你家医生小姐约会推了多少次任务了,她知道你的真实职业吗?”

 

“不知道。”Root敲在键盘上的手指停顿了一小会儿,“我告诉她我是个网络程序测试员,每天帮公司测试测试防火墙什么的。”

 

Tao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闭嘴,其实也没差多少。”

 

“是啊是啊,职业黑客和程序测试员确实没差多少,更别说你有时候在穿过对方的防火墙之后还负责穿过对方的脑袋。她是做什么的来着?外科医生,天职就是救死扶伤,你们还真是天生一对。”

 

“你真贴心。”Root白了他一眼,随即沉默了几秒,手指绕着自己卷曲的发尾,“可是,Tao,我爱她,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爱她比爱自己还要多,我想和她结婚。”


***

 

在告别了心理治疗师之后的回程路上,Shaw握着方向盘,一言不发。

 

“你生气了。”Root说。

 

“没有。”

 

“我看的出来,我都看你这张脸五年零三个月了。”

 

“去看夫妻心理治疗师?这真是个天才主意,我真享受被这样刨根问底地问来问去的感觉。”Shaw嘲讽地弯了弯唇。

 

“但Harold说这是个不错的办法,能够挽救我们正在走向岌岌可危边缘的婚姻。”Harold是他们的邻居,一个看起来很聪明的戴眼镜男人,每天早上遛狗的时候会经过她们家的门口。

 

“我没有离婚的打算,你也没有。”Shaw瞥了她一眼,“我们的婚姻没有岌岌可危。”

 

“……Sameen,我爱你。”Root叹息着,下巴轻轻挂在对方扶着方向盘的手臂上。

 

“……我知道。”

 

“你也爱我,虽然你大概是全世界最不会给予甜言蜜语的人,但我知道你也爱我,所以……我只是想知道我们怎么了,然后也许我们就能做出一点什么改变,我希望我们的婚姻能重新变好。”

 

Shaw看着对方压在自己手臂前的软乎乎的脑袋:“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问题。”

 

Root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叹了口气:“也许没有问题也许就是我们最大的问题,Shaw,别假装我们没有觉得生活越来越无趣,这让我们对彼此越来越冷淡。”

 

“……”Shaw沉默了几秒,“我一点也不觉得换窗帘,换床单这种无聊的方法真的会有用。”

 

“至少是个不坏的尝试。”Root把头重新靠回靠背上,“你往哪里开?”

 

“……家具市场,希望你还记得新窗帘需要的尺寸。”

 

***

 

“你知道最近搬来的布罗迪家的太太吗?我觉得她的脸上一定动了不少手脚。”“噢Dear我真爱你的睫毛膏,是在个牌子的?”“我家那位老是天天窝在家里,我叫他修草坪已经叫了整整一个月了……”

 

“嘿,Root,你看我这件衣服怎么样?是Tim送我的生日礼物。”忽然有人叫到了Root的名字。

 

“它看起来棒极了。”Root抬起头微笑着回答,眼前的人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又喜滋滋地问起了别人。

 

Root想,这他妈就是问题所在了,她为什么不在办公室里折腾她的新设计软件,那玩意儿至少能让她们再多监听目标公司的五个频道,而是在这里参加什么该死的社区家庭聚会!

 

对!就是家庭聚会!那种充斥着小蛋糕,自制饮料、BBQ和无数的吹嘘八卦的无聊聚会。

 

Root耐着性子听着对面街的沃恩太太从她家的狗掉毛说到隔壁家的猫发春,指甲都快把沙发抠掉皮了。

 

太他妈无聊了,而这种无聊的事情,每两周至少要发生一次!天知道为什么这群人这么爱邻里间的聚会!对它的热衷程度简直像天生为聚会而生一样。

 

Root和她们实在是无法有话题聊,她总不能告诉告诉她们今天自己又黑进了ZF系统,或者拿火箭筒轰飞了一栋楼吧?但Root还是每次都来参加,为了维持她该死的“普通生活”!

 

普通人就是这样生活社交的,和这些格格不入的人其实是Root,但她认为自己必须适应习惯这些,她和普通人Shaw结婚了,她得假装自己是个贤惠温柔又平庸无能的好太太,融入平常人的生活,上帝作证,为了这些无聊的活动,她连任务都少接了很多。

 

但是五年了,她真的快他!妈!的!忍不下去了!

 

Root正幻想着她应该怎么告诉眼前正在炫耀夫妻感情的沃恩太太,她的老公其实和新来的布罗迪太太有一腿,他们上了好多次床,现在估计还在地下室搞起来了这件事的时候,缺席到现在的Shaw突然推门走了进来。

 

“抱歉,我来迟了,突然有个病人,不知道怎么的,把枪管卡在了自己的喉咙里拿不出来了。”Shaw摘下围巾,这样对发起活动的主人家解释道。

 

对方也理解地笑了:“没什么,Sameen你这么努力工作,可比我们家那位懒鬼好多啦。”

 

Shaw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她不太喜欢除了Root之外的人这么亲密地叫她。

 

对方却顺势抱怨起了自家的丈夫,其实这只是普通的闲谈而已,Shaw站着听着,却不自觉感到十分烦躁,指尖上残存的硝烟味道让她的神经隐隐作疼,叫嚣着破坏。

 

对,是硝烟的味道,而不是消毒水,她来晚了可完全不是因为做手术。

 

她也没说谎话,她来迟了确实是因为那个把枪卡在自己喉咙里的家伙,但把枪管硬生生塞进对方喉咙里的就是她,她那时候有点暴躁,因为家庭聚会就要迟到了,迟到的家伙一进门就总会成为众人的攀谈对象,Shaw一点也不喜欢和那群人聊天,而且如果她迟到,Root会变得很啰嗦。

 

她只想赶紧解决手上的任务,所以行为就简单粗暴了点,Shaw一边漫不经心地听着对方说话,一边想着怎么把车尾箱那些带血的衣服扔掉,她来的太急了,有些东西都没来得及处理,她可不想Root——她那个漂亮任性的普通人妻子发现这些。

 

没错,和Root一样,Shaw也有着一些关于自己的小秘密,碰巧也同样是关于她的职业。

 

她其实不是医生,虽然表面看起来是,她不负责把人的肠子塞回体内,而是负责把它们扯出来,她不救人,她杀人,她是个杀手,收钱办事,效率一流。

 

在巴黎第一次见到Root的时候她正在出任务,她其实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总喜欢往这么多人的地方挤,不过巨大的人流这倒是给了Shaw很好的机会,她很快就做掉了任务目标,倒下的目标令人群中发生了一些小小的骚动,但人实在太多了,还有更多的人根本没有发现这边的状况,Shaw就顺着慌乱的人群悠闲地晃悠到了安全地带。

 

Shaw一开始其实只想和Root睡一晚而已,但是那只小卷毛眼中对她的爱意实在是太过熠熠生辉,让她在自己意识到之前就同样栽了进去。

 

Root在她看来几乎完美,她漂亮,优雅,性格有趣又可爱,和自己一拍即合,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Root只是个普通人,和Shaw身上的血腥气味似乎一点儿也不沾边,但关于这一点她也很喜欢就是了,对方戴着黑框眼镜,慵懒地趴在床上敲打键盘的样子总会让她觉得很诱人。

 

再相爱的两人都会有自己的小秘密,她们也不例外,Shaw认为隐瞒一下自己的职业并不会影响到她们之间的感情。

 

而Shaw在求婚成功那一晚望着睡在她怀里的Root,轻轻吻了一下对方的额头,决定为了让她们的婚姻能够幸福稳定,在大部分的时间里都彻底伪装成一个普通人,原本她的组织只是让她在医院随便挂了个职而已,但后来她甚至为了她真的开始认真做起了医生的工作,做手术的时候都不边走神边用手机下跳棋了。

 

但是好吧,时间证明她真的很不习惯这种“平凡人生”,她暴躁得嘴上都起泡了,和Root争吵的时间也越来越多,她们还是相爱——Shaw仍然相信这一点,但说真的,这种生活真的太无聊了,她每天早上在门口捡报纸的时候,都想着拿报纸割破自己的喉咙。

 

她在这些年与邻里相处的时候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把对方幻想成汉堡南瓜等等各种食物,另三分之二在幻想里打爆他们的脑袋,才好不容易熬了这么久。

 

这种无聊的生活唯一的安慰就是她美丽漂亮的老婆围着围裙站在厨房里的画面真的足够赏心悦目,给她做的特制苹果派也真的很好吃,虽然对其余的菜她都做得堪称悲剧,但Shaw一向懂得知足。

 

她可以随时从身后搂住Root的腰,在午后暖洋洋的阳光里慵懒地吻她,不用时刻拔枪,也不用担心厨房被炸飞,这就是平凡生活的唯一好处了。

 

但今天没有特制苹果派,任务不顺利,Shaw也没吃任何东西,好不容易闯了三个红灯来这里,耳边却只有不停聒噪的家伙们,甚至连Root都满脸不耐烦:“噢,Dear Shaw,见到你真是我的荣幸,我还以为你又打算从我们幸福美满的社区聚会上偷溜了呢。”

 

“我已经解释了我为什么迟到,你在抱怨些什么?”Shaw皱了皱眉。

 

“好像你真的会在乎我抱怨什么一样。”Root哼了一声。

 

“你以为我是因为什么才来这种无聊的聚会的?”

 

“不是为了Paul做的烤肉吗?还是Liz做的菠萝派?反正不是为了我。”Root冷嘲热讽道,“我真担心你有天会把我们的戒指套到随便哪根芝士条上。”

 

“得了吧,你差点用烤箱把厨房炸了的时候我都没想过把你的戒指丢下来冲到马桶里。”

 

“你是没有,但你也一晚上没和我说话,就因为我给烤箱泼水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桌上你那桶没吃完的冰淇淋!我不仅比不上Pizza,还该死的输给了一盒哈根达斯!我真应该去黑了那破公司的系统,让他们再也没法生产任何食物给你!”

 

“那是因为我看出来你是故意撞翻的了!你那时候离我的冰淇淋起码有三米远!烤箱还在另个方向,你告诉我你怎么凑巧地摔过去的?!你到底有多任性!连冰淇淋都嫉妒!”

 

好的,现在不仅她们,整个小区都知道,换窗帘这破方法对拯救这对夫妇的婚姻来说完全没用了。

 

Root生气得不得了,她猛地一下站起来,砰一声甩门走了出去。

 

Shaw抬腿就想去追她,手机却突然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下了脚步,从口袋里拎出手机,她啧了一声,偏偏在这个时候有新任务。

 

Root没走几步就停了下来,她转过头死盯着那扇门,结果却完全没有人走出来,她气得想黑进五角大楼,入耳式耳机里却突然响起了Tao的声音:“天才,有新任务了。”

 

Root恼怒地撇撇嘴,打开手机接收了目标人物的相关资料。

 

Shaw面无表情点开屏幕上跳出的图片。

 

二人的手机屏幕上跳出来同样一个名字:“Denis Peter”


TBC


我肥来啦~这个是回程飞机上突然想写的梗2333,下篇就完结了,短文甜饼w。


刚回来,这几天在外面酒店WIFI实在太水了都没啥网,今晚太累啦,所以明个儿再看+回复姑凉们之前的留言=3=。

评论(119)

热度(1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