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清破云

微博 @上清破云云云​ 欢迎勾搭xd。

【疑犯追踪】Mrs&Mrs.Shaw肖根夫妇 (史密斯夫妇梗AU)(二)

前篇地址戳这


(二)


夜幕深蓝的像块天鹅绒幕布。


Shaw调整好了狙击枪的位置,她的目标人物大概正从一楼宴会厅里的假面舞会离开,她估摸着对方那体型得磨蹭上那么一会儿,那么这段时间该怎么打发,她边想边拆了颗柠檬糖塞进嘴里,然后很没有公德心地把包装纸丢下了二十层楼。


Shaw含着糖百无聊赖地翻身坐上了天台边缘,一条腿还摇摇晃晃地悬在半空中,往下望是市中心最车水马龙的街道,群灯繁华璀璨得不像现实,彩色的半透明糖纸在夜空中一闪而逝。


她大概坐了有几十秒,还是忍不住瞥了一眼手机屏幕,收件箱依旧空空如也,她翻了一遍垃圾箱,又重新开了一次机,还是一条都没有。


“啧。”Shaw把手机丢回了口袋深处。


好吧,倒不是说Shaw是个不愿意低头认错的人,但说实话,她们之间如果吵架分开,先憋不住然后喋喋不休地短信轰炸的那个……一般都是Root,无论她们吵得多凶,Root总是没过多久就会一边抱怨一边嘟嘟囔囔地粘回来。


而短信内容一般都是些有的没的,晚上吃什么,想我了吗,我给你做了苹果派,今晚的星星很漂亮。


再搭上些可爱的颜文字什么的,Shaw虽然不太看得懂那些符号,但不得不说那些像笑脸一样的小玩意儿对她很有效,每次都能让她们莫名其妙地和好。


Shaw看了看头顶,今晚一颗星星都没有,冷酷无情的特工杀手面无表情地揉了揉被冻红的鼻子,表示有那么一点点想自家老婆了。


就在Shaw考虑要不要勉强给对方发个句号找一下存在感的时候,对面目标房间的房门终于被人推开了一条缝,Shaw不得不暂时把这些东西都丢到了脑后,专心盯着瞄准镜。


“晚上好啊,Peter。”Shaw一边瞄准一边低声说道,等着对方推开门的一瞬间就送他去另个世界。


但出乎Shaw的意料,先出现在她的瞄准镜里的是似乎绕的十分优雅精致的棕色盘发,她可不记得这位黑帮大佬什么时候有了编辫子的爱好。


不过下一秒她就明白了,对方可不是一个人回来的,Peter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那女人穿着宝石蓝色的晚装裙,那颜色衬得她的肤色白皙极了,两人都戴着从舞会带回来的羽毛面具,遮了大半张脸,隔着一条街Shaw也看不清对方的下巴轮廓,但即使这样也能隐约感觉出是个长得不差的女人。


Shaw想,噢,那裙子挺好看的,等干完活回去领了钱也给自家媳妇儿买一条。


出现了意料之外的人物,Shaw考虑了一下,杀人是她的工作,并非爱好,对于杀死任务目标之外的无关人士她并没有什么兴趣。她最终决定看在那女人发色和Root一样的份上,稍微等一会儿,如果那女人打算离开,就只能委屈一下她的膝盖了。


那女人看起来主动又热辣,转身就把Peter推到了床上坐上了他的腰,女人解下了Peter的皮带,把他的一只手绑在了床头,Peter看起来一点挣扎也没有。


“哇噢。”Shaw对着场景挑了挑眉,然后认真考虑了一下自己应不应该转过头——她家的那位可是个小醋桶,什么醋都吃,男人女人动物食物,反正Shaw看上眼的她通通都看不顺眼,要是被她知道自己在这看了场活春宫,她估计能气得把Peter的尸体翻出来再鞭尸一次。


想起Root,Shaw觉得对面那个蓝裙子女人除了发色,背影似乎也有几分像Root,Shaw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想太多,她妻子白皙纤长的指节上只有键盘敲出来的茧子,可没有握枪的。


在Shaw走神的功夫里,对面房间的场景却骤然发生了变化。


Peter开始剧烈地挣扎了起来,Shaw从瞄准镜望过去,看见戴着面具的女人从手镯里拉出来了一条银色钢线。


“噢,这可不行。”Shaw喃喃道,如果被别人抢先了,她就拿不到这笔钱了,再说,可从来人从她的眼皮子底下抢走猎物。


Shaw对准Peter扣下扳机,但是Peter挣扎晃动的太厉害,子弹只射进了对方的肩膀,疼的他在床上剧烈翻滚。


Shaw啧了一声。


那女人蓦地往Shaw的方向抬起头,位置准得惊人,Shaw隔楼与她对望着,没什么温度地弯了弯唇:“Hello,Lady。”然后毫不犹豫地冲着女人的方向开了数枪。


女人躲到了桌后,Shaw不确定那几枪有没有击中,但她却不能再继续呆在这里了,Peter的保镖已经冲进房间,他们很快就能搜到这里。


Shaw迅速把武器收到包中,冲下了消防楼梯,从后门离开了大楼,她把帽子围巾外套全都脱了下来,连带着武器包一起全部塞进了垃圾箱里。


既然Plan A没成功的话,就只有Plan B了,她把扎着头发的皮筋拽了下来,随意整了整头发,压平了礼服裙摆的褶皱。


在宴会厅中的人们似乎也听见了顶层房间传来的枪声,大批的男男女女开始焦急惊恐地往大门的方向挤,Shaw自如地穿梭在混乱人群中,顺手摘下了其中一个姑娘的面具:“抱歉,暂时借用一下。”


她把镶着黑金色边缘的面具扣在了脸上,继续往消防楼梯走去,穿着高跟鞋跑上楼梯真的很不方便,崴了她好几下,Shaw不满地胡乱揉了揉脚踝,掰断了其中一根鞋跟。


Peter必然不会从大门处离开,三楼有一个隐藏的紧急逃生口,如果他要走,只有这一条路,Shaw打开三楼的门,果然在拐角处见到了被一群保镖簇拥着行走的黑帮大佬,捂着流血的肩膀,走得有些狼狈。


人真多。


Shaw想,一手松了松头发,让它变得更蓬乱一些,然后拿着掰断的鞋跟惊慌失措地跑向他们的方向。


“对不起,对不起。”她一头摔进了其中一个保镖怀中,双肩颤抖,“发……发生了什么事?我听到枪声……”


“去!滚去楼下!”那个保镖不耐烦地喊道,抬手推搡了她几下,却完全没推开,然后他就惊恐地看着自己胸口的冒血的那个洞,倒了下去。


Shaw抽出了埋进对方胸口的短刃,她望向Peter,露在黑金色面具外的唇微微勾起,声线瞬间沉了几度:“晚上安。”


正打算扑向Peter时,Shaw却忽然听到了一声极其轻微的咔哒声,她脸色一沉,侧身快速翻滚到了一边闭上了眼睛捂住耳朵。


一枚闪光弹在室内爆炸开来,一瞬间强光和尖利刺破耳膜的噪音几乎吞没了整层楼。


Peter和他的保镖们全部中了招,瞬间哀嚎遍野。


“Shit!”Shaw闭着眼骂了声脏话,在这么小的室内空间里丢闪光弹,连扔的人自己都不一定躲得过,这人是不是疯了?!她烦躁地按了按还在耳鸣的耳朵,凭着意识摸着墙往Peter的方向走去。


耳边传来刀刃划破空气的轻微声音,Shaw凭借野兽一样的直觉才堪堪闪躲了过去,她背靠着墙,顶着满是白光灰点的视线望过去,看见了一角孔雀蓝的面具边缘,又他妈的是这个女人!Shaw皱眉,今天晚上到底要坏她几次事才行!


那女人微微一弯唇,刀却再次扎向Shaw的胸口,Shaw侧手格挡下了对方的攻击,一手使巧劲扭住对方的手腕,把刀打到了地上,她立刻翻身一踹,把刀刃踢到了对方够不到的地方。


那女人见状也丝毫不恋战,她的目标本就不在Shaw,她顺势转身就往Peter的方向跑去,Shaw当然不会让她如愿,手肘狠狠撞上对方的背,令她失去平衡摔倒在了地上,Shaw一把扯住对方的脚踝,将对方硬拽了回了身下。


Shaw单膝狠狠跪在对方的背脊,女人疼得发出一声闷哼,Shaw丝毫没有留情,扯住对方脖子上的项链强迫她后扬起脖颈,另手摸索着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刀刃。


女人艰难地哽咽着,左手同样勾上了自己的项链,猛地一扯,项链瞬间崩断,一个圆环型的东西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对方挣脱了Shaw的束缚,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捡枪,而是去找那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Shaw稍微愣了一下,她模糊地感觉那个亮晶晶的小东西应该是个戒指,但却有哪里不太对……


Shaw来不及多想,枪声就接连不断的不断响起,越来越多人的脚步声传入了她的耳际,Peter的后援赶到了,Shaw啧了一声,今天的任务算是彻底失败了,再拖下去没有任何意义,她当机立断一击打碎了身侧的玻璃,翻身跳了下去。


刺耳警笛声渐行渐远,Shaw不耐烦地叼着发绳靠在冰冷的墙面上,重新扎起了头发,拜闪光弹所赐,她现在眼前都还有小灰点,她不悦地踹了一脚被丢在井盖上的礼服,换回了自己的常服,打算继续往回走,却忽然愣住了。


她突然想起来,那颗飞出去的戒指,中央似乎还镶着颗靛蓝色的宝石。


这很正常,大多数的戒指都会镶着些钻石或是宝石,模样也都大同小异。


但那一枚不一样,Shaw一直觉得有什么不和谐感,那是因为,那颗蓝宝石的中央还镶了一小圈碎钻,拼成了一个小小的S。


Sameen Shaw的S。


Shaw闭上了眼睛,摸了摸常服口袋的最深处,那枚一模一样的戒指。


Samantha Shaw的S。


****


Root套着呢子大衣站在昏黄的街灯下,捡起了一张卡在车窗雨刮上的半透明彩色糖纸,这个牌子的糖有个人很喜欢,就是产量很少,她每次都得开车去隔壁市才能买到,Root微微仰起头往上看,风吹乱了她棕卷发。


二十层天台上理所当然的漆黑一片,空无一人。


她握紧手心中折断了的银链,链子中央悬挂着一枚婚戒,蓝宝石闪闪发光。


***


Shaw划开手机,屏幕上显示着One Message from “R”。


【Sweetie, 晚上回家吃饭吗?】


Shaw轻敲了几下键盘。


几乎站在城市另一端的Root点开了回复。


From “S”:

【嗯。】


TBC。


【扑通跪下】我有罪,我是唠叨星人,说好这章完结结果又爆字数了………_(:з」∠)_估计下章or下下章才能结束……我已经在烦恼下章要叫啥名字了orz


不要问我为什么她俩要带婚戒去做任务,我造这么明显的身份标识完全不科学,但她们就是要这么死腻歪恩爱,立志于闪瞎世界,我阻止不了【深沉脸【殴

评论(72)

热度(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