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清破云

微博 @上清破云云云​ 欢迎勾搭xd。

【POI】Mrs&Mrs.Shaw肖根夫妇 (史密斯夫妇梗AU)(六)

前文戳这:

(一)

(二)

(三)

(四)

(五)

**
 “下午好,Harold。”Root从Shaw的怀里爬起来,她被对方互得严严实实,连发型都没怎么乱,她扬起甜美的笑容和Finch打着招呼,却看到了瞄准自己的黑森枪口,对方抽枪的速度几乎和Shaw一样快,“哇噢,能不能先让John先把手枪收起来?经过这一个上午,我的妻子现在对这玩意儿有点敏/感……嘿,Sameen,也把你的枪收起来。”

“John。”Finch说道。

穿着西装的男人耸耸肩,把手枪放了下来,Shaw也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把枪收了起来。

Finch态度温和地对二人开口,“两位看起来遇到了点麻烦?要咖啡吗?”

“不了。”Shaw随手拿起Finch桌上的甜甜圈晃了晃,“这个就行。”

Shaw咬了口甜甜圈,看了眼Reese的手枪,再转头看向微笑着的眼镜男人:“他拿着的那把枪是SS190?哈?我以为你是金融分析师?每天朝九晚五,带着狗散散步什么的。” 

“我确实是的。”Finch说道,他天生有种温和无害的气质,令人看着就十分安心,他微微露出一个笑容,“不过人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吗?”

Shaw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她一低头就看见小熊冲着她手里的甜甜圈猛摇尾巴,那小家伙聪明得不得了,知道自家的眼镜主人不准它吃这些玩意,西装主人多半也听Finch的话,它也就学精了似的转而向Shaw卖萌讨要,半点都没有往日对敌人的凶悍威严。

“两位选择这个方式进入我的房子里,结合从昨晚开始就没停过的枪声,我想你们应该不止是来问个下午好而已?”Finch问道。

“说来话长,总而言之我们想借辆车,还有笔记本电脑,噢,完璧归赵不太可能……不过我们保证会还你买的价格乘以三倍的钱。”Root耸耸肩,“我们的车库刚刚被炸了,笔记本刚刚被某人一脚踩碎了。”

踩坏笔记本的罪魁祸首毫无自觉,她正在和趴在她膝盖上的大型犬嬉闹,小熊还在锲而不舍地眼巴巴地望着她,尾巴都快摇成螺旋桨了,Shaw拿着甜甜圈逗它,看着对方圆滚滚亮晶晶的大眼睛跟着甜品转来转去,她露出了个笑容,又咬了一小口甜甜圈,然后快快乐乐地把剩下的大半块喂给了它。

她没想太多,正在和Finch对话的Root却被吸引住了全部视线,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她!上一次从Shaw嘴里抢东西,被Shaw冷战了整整三个小时!她还是和Root睡了五六年的合法妻子呢,而Beer不过就是路过了她家门口几十次然后对着Shaw撒撒欢摇摇尾巴而已!她看向小熊的眼神顿时充满妒忌,恨不得晃着对方的脖子让它把那玩意吐出来。

小熊似乎感受到了视线,傻乎乎地转头看了Root一眼,然后又心满意足地继续舔着甜甜圈,拿屁股对着她。

Root怒气冲冲地想下次一定要把这家伙的毛全部涂成彩虹色。

“钱不是问题。”Finch对着Root露出了一些歉意的神情,“只是车的话,恰好今天被送去保养了,下午四点才能被送回来。”

Root却半天没回话,Shaw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却发现对方正专注于和小熊大眼瞪小眼,怨念的脑电波都快溢出体外了,Shaw翻了个白眼,一下就猜到了对方在想什么,Root太能吃醋,导致她哄老婆都哄出了成串的经验,简直能写本五册十八章的病娇攻略大全,她随意从桌上又拿了个甜甜圈,一把拽过Root的肩膀,把它直接塞进了对方嘴里。

Root愣愣地叼着甜甜圈。

“注意力集中点。”Shaw说道,举起甜甜圈又往对方嘴里送去,“吃。”

Root低头就着Shaw的手小口小口地咬着甜甜圈,被哄得服服帖帖,一边舔了舔沾在唇边的糖霜,一边心满意足地想,啊,那就把彩虹色减成三原色好了。然后回到了和Finch的对话中:“噢没关系,有电脑就很好了。”

“虽然没有车,不过作为补偿,John愿意把他的个人小收藏分你们一半。”Finch眨眨眼睛,打开了通往地下室的门。

里面琳琅满目陈列着的冷热武器种类丰富的让Shaw都忍不住震惊地挑了下眉:“哇噢,这真是……艺术。”

“随意挑。”Finch微笑道。

Reese抗议道:“嘿,Harold,我可没有同意。”

“鉴于你擅自把地下室改装成军火库的时候也没有问我的意见,Mr.Reese,我觉得我至少有减轻一下我的睡眠压力的权利。”Finch淡淡瞥了他一眼。

Reese叹了口气:“好吧,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Shaw挑了几件的武器,拿了好几排子弹,拜Root所赐,她昨晚几乎打光了所有子弹:“所以车怎么办?”

“噢,关于这个,我已经有一个很好的目标了……”Root把挑好的枪塞回后腰,狡黠地弯起了唇。

***

“早上好Lionel!”Root透过窗户对着屋内的男人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噢,早上好。”Fusco条件反射地回打了招呼,然后突然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

“嘿!你们等等!那好像是我的……”Fusco对着窗外扬长而去的黑色越野车吐出了最后一个字,“车……”

他剩下的声音被连串的弹药声吞没,他眼睁睁地看着两辆车跟着黑色越野飞速驶去,有人探出窗外连开了数枪,冲着他!的!车!还有两三辆正在准备发动。

“What the hell——?!”Fusco追出门外骂道,然后,被正在启动的车内射出的子弹,无情地击中了屁股。

Fusco摔倒在地上痛哭流涕,他做错了什么?!他每天八点起床,遵纪守法,认真工作,坚持锻炼,为什么要遭此横祸?他暗暗想,一定要号召全社区的力量把那两个危险的女人赶出他们和平美好的小区。

对面街的眼镜男人家中似乎是也发生了什么争执,没过多久,西装男人就抱着一大堆看着就让人手脚发凉的枪械弹药走了出来,他看着捂着屁股倒在地上的Fusco,扬手微笑着打了个招呼:“Hi,Lionel,噢,我出来倒个垃圾。”然后完全无视了Fusco一脸惊恐的表情和正在流血的屁股,抱着危险武器碎碎念地离开了。

“噢Fusco先生,你看起来遇到了麻烦?”一个路过的亚裔男人问道,“我是住在18号的Tao。”

终于看见了一个正常人,Fusco一脸庆幸地想,开口道:“请帮我叫救……”

“不。”亚裔男人却突然打断了他,然后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一份保险,一脸严肃地蹲在他面前,“这个时候你需要的首先是一份保险!我们这里提供各色人身安全保险,像你这样屁股中弹的情况呢……”

Fusco决定还是他搬家好了!这里小区住着的都是魔鬼QAQ!

***

“我们的下个目的地是哪里?”

“嗯哼?天涯海角?”Root漫不经心道,指尖不停敲击着键盘,屏幕幽暗的光照在她的脸。

“那也不错……扶稳。”Shaw踩满了油门,在驶向某一个高低分岔的单行道路口前猛地一个甩尾转弯,有两三车转弯不及,就被迫开向了另一条路。

但剩下的车依旧紧贴在她们身后,有人冲着她们的方向拿出了冲锋枪。

Shaw一把把正盯着屏幕的Root的脑袋按了下去,自己的俯下了头,车后座的挡风玻璃全数碎开,玻璃碎片弹了二人一身。

“下次该提醒Lionel把玻璃换成防弹的。”Shaw说道。

“下个路口往右拐。”

“噢?”

“我找到我们的目标了。”Root弯起唇,自得地把屏幕转过来给Shaw看,屏幕上有个小红点清晰地在距离他们三条街的位置外闪动着,“The control。”

“你什么时候在她身上放的追踪器?”

“大概半年前?我可不会白白让人废掉我一只耳朵。”

“她很谨慎。”

“对,但她身边的人不会,比如她愚蠢的,总是习惯在同一家店挑选员工礼物的上司,他在年终的时候送了Control一只表,Control为了明面上表示忠心,每次行动都会带上。”

“让我猜猜,那款手表是你推荐的?”

“那是当然。”Root笑弯了眼睛,把电脑扔在座位上,拿起手榴弹在晃晃悠悠的车内往后座爬去,“我穿那家店的店员服装辣极了。”

Root躲避着擦身而过的流弹,把手榴弹拉环扯开,车子在此时猛烈晃动了一下,Root丢出去的位置偏了几分,一辆车在远处炸开了花:“嘿,你害我瞄准失误了!”本来她计算的很精准,瞄准这一辆后,掀起的气流应该会让那辆车往左侧掀翻砸到另一辆才对。

“不歪那一下你的脸蛋就开花了。”Shaw正踩着油门,以高难度的姿势探出窗外,一枪打中了左侧方将枪口对准Root的那个狙击手。

Root突然问道:“嘿,你为什么和Lucy交往,她应该是那种……我是说,真正的普通人?和我们完全不同。”

Shaw这时重新坐回了座位,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我当时以为你也是普通人。”

Root一下紧张了起来,一边悄悄收敛了开枪的频率一边小心翼翼地回头瞄Shaw:“你是不是有种,特殊偏好什么的,就喜欢柔弱的普通人……小白兔情节?”

Shaw翻了个白眼:“当然没有。”

Root悄悄松了口气,开枪动作一下顺畅了不少:“那你为什么和她交往?”

Shaw想了想:“离得近,方便,外加我们都有正常生理需求?”

Root正想说些什么。

Shaw慢吞吞地补充了一句:“她挺安静,话不多,不吵。”

Root洋洋洒洒的长篇抱怨一下全哽在了喉咙里:“……”

Shaw不着痕迹地弯了下唇角,然后想起什么提醒道:“不准杀了她,我们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Root扣动着扳机,低声嘟囔道:“反正你们都分手了……”

Shaw翻白眼:“我们只交往了一个月,大部分时间都只上床不说话,我连她的中间名都不知道,我大概还不如你了解她。”

Root耸耸肩,承认道:“我也只深入到她的全部家庭成员以及其住址,外加往她的几个工作文档里塞了几段se/情文学而已,我有分寸。”

“那你交往过多少个?”

“嗯?”Root愣了一下。

“我好像从来没问过你这个问题。”

Root眨了眨眼睛:“一两个。”

Shaw从内后视镜里看着她。

Root正襟危坐目不转睛地专注于瞄准后方的敌人,态度无比端正,神态认真的简直能拿月度最佳杀手小红花。

Shaw一摆方向盘,车子大转了一个弯,把左侧追上来的那辆车硬生生挤了回去,这回她没提醒Root。

Root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猛地被惯性甩了出去,脑袋砰一声撞在了车门上:“嘿!很疼!”

“提醒你一下回答你妻子的问题。”

Root嘟囔道:“我说了。”

“和不准说谎。”Shaw补充道。

“……八个。”Root咳了声,“不同年龄,不同性格,男女各四个……噢God!”车子再次一个大甩尾,Root的后脑勺又狠狠磕在了挡风玻璃上,撞到的部位还和上次一模一样,她满脸委屈地捂着脑袋,发誓那里肯定起了个大包!

Shaw面无表情地面无表情地一踩刹车,然后再继续踩下油门,Root这一回直接从后座摔在了前座位上,她看着她妻子阴沉下来的脸,咽了下口水,难得没有抱怨什么,而是心虚地解释道:“……在我差不多十六岁的时候,我有点好奇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类型,我根据想象建立出了七十九个基础模板,你知道的,理论基础也需要一定的实践,多种组合方案的尝试能够让我总结更多经验,但是过程让我觉得很无聊所以我很快就停……唔……”

Shaw一把揪着她的领子把她按在方向盘上狠狠吻了起来,Root背磕着方向盘,被挤得又疼又难受,Shaw却干脆利落地按下了她的所有挣扎,她甚至还在一边稳稳控制着车的行驶方向,一边却还能他妈的快把Root的舌头给吞下去了。

后面追着的枪响还在持续,甚至有子弹贴着她们的额头前擦过,在前挡风玻璃上钻开了个洞,二人却不管不顾,瞬间腾起的火烧火燎的欲l望烧得两人精神末梢都溅出战栗的星火,完全顾及不了其他,只知道抱着对方吻到舌根发麻脑袋缺氧。

然后Root就被拎着后颈丢到了一边,她背靠在车门上喘着气,眨巴眨巴湿漉漉而失神的双眼,半响才回过神来:“……哇噢,我刚刚意识到,我应该多惹惹你吃醋的。”

“闭嘴。”Shaw给了她一记眼刀,再转头看了眼屏幕,她们离目的地已经非常近了。

Root乐滋滋地凑上前去舔了舔Shaw唇角的水渍:“其实还有很多细节部分,在我和第一个家伙交往的时候……”

TBC

放假了,回来继续更新,祈祷不要被吞……

想我了吗(๑•ㅂ•)و✧

评论(89)

热度(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