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清破云

微博 @上清破云云云​ 欢迎勾搭xd。

【Mrs&Mrs.Shaw肖根夫妇番外一】 《Alone》(上)

前文戳这: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Mrs&Mrs.Shaw肖根夫妇 番外《Alone》(上)

*

伊朗的气候很干燥,普通的风都像能把大地吹得龟裂,他们身处沙漠边的一个小镇,就更加干燥了。


Cole烦躁地摸了摸嘴唇,又裂了,这样的气候总是会情不自禁令人烦闷起来,他是技术人员,不需要蹲在楼里守着目标,但等了这么多天,他也觉得有些无聊了,可是他的狙击手同伴却看起来往常没什么不同。


Cole看着屏幕那一头穿着黑色背心的女人,Sameen Shaw以标准的军姿半跪在水泥地上——她参过军,时时刻刻背脊都挺直的像一把枪,似乎视野中最重要的只有那一片被瞄准镜里划成小十字方块的世界,身处什么地方似乎对她来说都没差。


这已经是她监视的第十五天了,目标仍然没有出现,但她的状态却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她是个很耐得住寂寞的人。


Cole见过这个女人爆发时刻的可怕样子,绝对令人印象深刻,堪比死神来了,而此时此刻,她埋伏在建筑物里,存在感却淡的像是空气。


身上太充满戾气或是气质抢眼的人,是没有办法做潜伏工作的,因此他们都受过专业的训练,可Cole却也很少见到Shaw这样淡到彻底的,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了一样。


Shaw耐得住寂寞,可Cole显然不行,而这里他能够聊天的天显然只有一个,于是他开口道:“嘿伙计,我已经数完了我车旁边那丛狗尾巴草,还计算出了它们的摇摆频率,你想看看数据结果吗?不准不回答!你已经五天没和我说过话了!”


Cole是组织中难得能和Shaw说上几句话的人,Cole把这归功于自己的强大亲和力,而Shaw认为应该只是和对方虽然身处特工杀手组织,却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有一定关系。


Shaw淡淡回答道:“不想。”


Cole想了想,换了一种方式:“那你玩成语接龙吗?成语接龙就是首先我说出一个单词,然后……”


Shaw无情地打断了他:“不玩。”


Cole哦了一声,声音委屈得像大狗狗一样,然后又锲而不舍地开口道:“那你觉得无聊吗?”


Shaw:“不觉得。”


Cole无语凝噎。


一只小沙鼠闯入了二人的视线,这沙漠地区特有的小东西有着黄金色的毛发,眼睛黑黑亮亮,脸和身体却圆鼓鼓的,十五天前这家伙还瘦得像麻杆,但现在胖的走起路来像只球似的。


但这可和Cole没一点儿关系,都是Shaw喂的,他心情微妙地看着小沙鼠熟练地跑进建筑物里,Shaw歪头看见它,一手松开了枪,从口袋里掏出面包,用牙咬开,撕成小条一点一点喂给了那小家伙。


环境所致,大多数时间他们都只能啃难吃的压缩饼干,面包可是稀罕物,Cole第一次看她喂给沙鼠的时候也想偷偷摸k摸地蹭一点,可是被Shaw拿枪指了脑袋——而且他一点也不怀疑对方是真的会开枪。


Cole分外嫉妒地看着腮帮子鼓得满满的小老鼠。


“你有给它取名字吗?”


“为什么要取?”


“它每天都往这跑,比沙尘暴还准时,你又这么喜欢它养着它,不应该给它取个名字吗?这样它就是你的了。”Cole说,“小黄小球小吃货什么的。”


Shaw神色淡然地摇了摇头:“我没有喜欢、也没有养着它,我只是在喂它。”


Cole大概也知道Shaw没有说谎,他这个队友脑子有点毛病也不是什么队伍中的什么秘密了,她没有感觉,无法感知,无法表达,连做梦都没有颜色。


她是绝佳战友,冷酷无情,战斗力高,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拖泥带水,但却绝对不是个正常人,他知道其它人怎么形容她。


‘战斗力高,感知力和情商低,不就像大型野生动物一样嘛。’


他们称呼她为‘Monster’。


而Cole却隐约感觉似乎不是这样,他无法说清为什么。


完全没有人类复杂心思的小沙鼠吃饱了,开始拿小爪子美滋滋地搓胡须。


Shaw偏过头看着它,没什么表情,就只是看着。


沙鼠对着她抬起黑漆漆圆溜溜的小眼睛。


沙漠中央,他的死神怪物女战友和一只小沙鼠安安静静对望着,画面看起来诡异又和谐。


***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一摞纸箱倒了下来,Lave条件反射地就抬手接住了。


抬起眼时他才发现那是个没有见过的陌生女人。


“啊,非常感谢,真是帮了大忙。”女人微微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抱回了箱子,微笑的温柔又得体,Lave发现对方唇角笑出的弧度非常可爱。


“不客气。”Lave笑着走进电梯,发现对方和自己按了同一层楼,“你是……来探望朋友的吗?”


棕发女人的半张脸几乎被埋在箱子中,但她还是努力地摸出了口袋里的钥匙,冲他晃了晃,微笑道:“不,我是新搬来的。”


“噢,嘿,那我们未来就是邻居了。”Lave笑了起来,友好地帮对方分担了大半的箱子,“这里很不错,租金不贵,环境又安静。”


“谢谢,是的,在纽约能找到这样的房子可真不容易。”棕发女士轻轻叹了口气,“纽约的物价可比马斯基根高多了,我差点以为我要露宿街头。”


“嘿,你从马斯基根来的?”Lave惊喜地问道。


“是的,怎么了?”对方看起来对Lave突然高涨的情绪有些许困惑。


“马斯基根也是我的故乡,哦上帝,我真想念当年的自行车节。”


棕发女人笑了起来,眼中带着可爱的狡黠:“那你可要感觉荣幸了,去年的女子赛第一名就站在你的面前。”


“真的?”


“如假包换,我可以给你看看证书。”她眨了眨眼,她的语调轻快而优雅,自然而然就能令人心生好感。


真是位可爱而有涵养的女士。Lave想。


“噢还没问你的名字,我是Lave。”


“大概没办法和你握手了,抱歉。”女人晃了晃手上的纸箱,对着他微笑道,“我叫Hanna。”


电梯到达,二人走出电梯间。


“认识你很高兴,Lave,下次见!”


“我也一样。”Lave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拧开钥匙的时候却听到背面传来对方轻轻一声惊呼。


“怎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打不开……”Hanna微微蹙起好看的眉,又尝试地旋转了几次钥匙,但它仍然纹丝不动。


“怎么了吗?”


“上帝啊,前台给了我1503的钥匙……”Hanna看着眼前自家1502的房门号苦恼地扶住了额头,“抱歉,我的手机没电了,可以借你的手机让我找一下前台吗?”


Lave掏出手机,却尴尬地发现黑屏了:“啊,可能我也没电了……”


“啊,那可以借用你房间的电话吗?”


Lave听到这话突然愣了一下,犹豫着开口:“不然我帮你坐电梯下去找一下前台?”但他按下电梯按钮,却发现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坏了。”Lave嘟囔了一声。


Hanna抱着箱子愁眉苦脸道:“真倒霉,难道要走楼梯下去……天呐,这可是十五层……”


“对,还有消防楼梯。”Lave想了想,但是却发现许久没有人使用的防火门早就被反锁了。


Hanna一下子泄了气,苦恼地抱着箱子蹲在了地上:“算了,谢谢你,我在这里等电梯维修好吧。”


Lave看着对方柔和精致的侧脸,Hanna穿着黑色A字连身裙,外面套了个简单大方的米色风衣外套,看起来柔弱又无害,就像是那种纽约中最普通常见的职场女性。


何况他们刚才聊了这样多,也没觉得对方有什么不妥,Lave对这个和自己来自同个地方的女性十分有好感,这令他稍稍放松了一向紧绷的戒心:“你来我家等一会儿吧,我帮你打电话问前台。”


“谢谢。”


Lave让Hanna坐在沙发上,给前台打了电话:“他们说已经在维修电梯了,修好就把钥匙给你送上来,对了,想喝些什么吗?”


“水就好。”Hanna回答,她静静坐在沙发上,Lave出门没关电视,现在电视中正滚动播放着一起发生在费城的连环命案。


只是三天时间,东城区就死了五个人,最新被发现的是被勒死在家中的一对夫妻。


“真可怕。”Lave皱了皱眉,即使电视台上的图片被打了层层马赛克,还是能隐约看出窒息而死的尸体可怖的脸色。


Hanna微微勾起了唇,她连坐姿也是优雅得体的,语气中透出了一丝遗憾:“是呀,真可怕。”


“现在马斯基根是什么样子的?”Lave问道,坐在了沙发的另一头,语气听起来十分怀念自己的家乡。


“和你离开时一样。”Hanna勾起唇,补充道,“就和你卷走了Tank公司的钱还有数据资料离开的时候一样。”


Lave骤然瞪大了双眼,然而并不只是惊恐,还因为缠在脖子上的钢丝线。


他疯狂地挣动着,而Hanna熟练地侧身翻过沙发跪在地上,双手勒紧了他的脖子,贴在他耳侧开口,语调柔软又沙哑甜蜜:“Tank让我和你说,晚上好。”


Lave有一八五,身材高大,并非没有武力值的人,只是他丝毫没有想到那样一个柔弱的女人,能有这么凶狠的、杀人的力道,他意识到,对方是真的想硬生生拧断他的脖子,没有一丝犹豫和动摇。


“顺便一说,我不是马斯基根人。”Hanna——Root费力地在地上拖动着Lave的身体,对方疯狂地挣扎着,她往Lave腿肚子上捅了一刀,血拖行的一地都是,看起来十分骇人,但她的语气还是亲昵轻松的像在与朋友闲聊一样,“呼——我也对自行车大赛一点兴趣都没有,我真不理解,上帝给了人类最精密的大脑,有人却只用来骑自行车……”


Lave逐渐感觉到了窒息,他胡乱地想,从钥匙、手机、电梯,到防火门,不,恐怕从一开始相遇的每一句话……都是一个个铺满了荆棘刺的深坑,这个女人的优雅虚假早已深入了骨髓,简直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步,他看着对方精致甚至眼带笑意的面容,却感觉看到了魔鬼。


“你的资料U盘藏在哪里了?房间里吧……怎么会把这种东西/藏在这么明显的地方呢?”Lave因为窒息的脸已经出现了青紫,青筋爆出,口水流了满下巴,面目可怖,但Root却依旧微微笑着望着他,“说真的,你挺沉的……不过有句话我没说谎,我是真的第一次来纽约,物价真的比我之前住的地方高多了。”


“不过我觉得解决掉你之后,这笔钱应该能让我在这段时间过得不错,多亏了你。”Root微笑道,然而发现对方在地面上拖行的身体已经停止了弹动,她遗憾地撇了撇嘴,“噢,可惜,我还想和你道个谢呢。”


Root手指轻巧地敲着短信:【第六个,可以结余款了。】


信息发出去后,Root踏着轻巧的步伐走入Lave的房间,打开对方的笔记本电脑,以绝对不合法的方式把资料全都输进了自己的U 盘里。


Root做完一系列工作后却没急着离开,她慢条细理地走到窗边,刷拉一下拉开了窗帘,靠在窗沿上,感受着夜晚的风吹拂过她的脸颊,她深吸了一口气,感叹道:“纽约,真的是个好地方啊,你说的对,我应该在这里住下来一段时间。”


和‘Hanna’一起。


窗外的月亮散发着淡淡的银色光辉,Root背靠在窗沿上,微笑着对着地上的尸体挥了挥手:“地狱的月亮,一定和现在的一样好看,晚安,Neighbor。”


“Have a nice dream.”


***


Shaw的目标在第二十天还没出现,那个时候小沙鼠已经被彻底喂成了个球。


***


出乎Root的意料,拿走Lave的U盘后,任务本该完结,她却莫名其妙被一伙人追杀了。


Root解决掉了那批人,却发现连原先的雇主都死了。


拿不到钱了。Root有些遗憾地想,虽然她其实也无所谓,她无趣地捏了捏手中的U盘,决定反正无聊,就看一看里头有什么。


屏幕上跳出来一行小字:‘撒玛利亚人计划。’


Root眨了眨眼睛。


***


Shaw的目标在第三十天终于出现了,但却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跟了三辆军车。


“靠。”Cole忍不住骂道,说好的不超过五人呢,这数量都快乘以三了吧,“他这是带了个半个排的人逃亡吗?”


Shaw却没有动摇,他们在这里守了整整一个月,没有理由浪费机会,她开了枪。


一枪致命。


却也瞬间暴露了他们的位置。


“跑。”Shaw说,却是对着Cole说的。


Cole也十分知道自己的身手碍事,立刻就发动越野车离开了现场。


Shaw也转身就跑,但腿肯定是逃不过轮子的,何况后面还在拿炮弹轰炸,Shaw估计了一下双方之间越来越近的距离,当即决定回头。


Shaw抬起火箭筒往对方的方向开了一炮,目的不在瞄准,只是为了在沙漠中掀起烟尘给自己制造机会。


沙漠上掀起的烟尘十分大,Shaw戴着防风镜才没被吹瞎眼睛,她趁着那几人不备拿起军刺就狠狠扎向他们脆弱的大动脉。


***


文档中除了撒玛利亚人计划这几个字外什么都没有,这世界上几乎没有Root破解不了的文件,但那也需要时间。


可Root没有时间,因为她又接到了下一个任务,这次不需要她出手,她只需要做远程控场就足够了。


做“脑”一向比做“手足”让她更感兴趣些,Root撇了撇嘴,还是先关掉了文件。


“Hi,Miss Turing。”咖啡馆的服务生少女亲切地和这位熟客打着招呼,她很喜欢这位气质高雅的女心理医生,她柔软的栗色长发,和像是有星星一样的绿色眼眸。


“下午好,Tana。”Root抬起了头,栗色的发尾波浪随着她偏过头微微一动,更显得迷人。


她可以是绿眼睛,蓝眼睛,黑眼睛,可以是红头发,黄头发,棕头发,可以是温柔沉静的心理医生,耐心温和的大学教师,可以教Hanna,Caroline,Root——她可以是 一切。


除了她自己。


真正的Samantha Groves是个不存在的人,所有的数据库中都没有她的资料,没有人知道她是谁,也没有人拥有关于她的记忆,


她是 活着却死去的 亡灵。


Root温柔地弯起了唇,露出一个真诚又温暖的笑容:“还有Please,叫我Caroline就好。”


***


Cole在约好的目的地等了很久,却还是没见到Shaw,他有些担心,但Shaw身上的追踪器没丢,而且各项数值都显示她还活着,而且健康到足够活蹦乱跳的。


她只是一直停在一个地方,已经三个小时了。


“啊啊啊!”Cole抓了抓脑袋,还是调转了方向盘。


他看见了Shaw。


对方站在漫天黄沙下,背脊挺直,满身满脸都是血污,骇人得仿佛鬼神,血从她的手腕流淌到指尖,再缓缓坠下。


远处是成堆的尸体。


连Cole也情不自禁咽了下唾沫,心里暗想着,和这个人是队友而不是敌人……真是太好了。


Cole的车开到了近处,Shaw却连抬都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Cole跳下车:“嘿Shaw,你怎么回事,既然搞定了就回……”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突然间明白了为什么Shaw一直没有回来。


地上躺着一只沙鼠的尸体,黄金毛棕耳朵,开膛破肚,血肉模糊,伤口上还有重型轮胎碾过的痕迹。


它太小了,风沙又大,他在车上根本没有看见。


Shaw看着它。


“嘿……”Cole试图安慰她,“别难过……”


Shaw却摇了摇头:“我没有难过。”


她望向Cole的眼中看起来真的没有愤怒,没有伤心,甚至没有一丝情绪。


Cole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却显得更加难过,他蹲了下来:“我们把它埋了吧?”


“它陪我们站了这么多天岗,也是战友了,我们不能就把它放在这里,我们得让它有个墓。这样才能魂归故里。”Cole一脸严肃。


Shaw略带诧异地看着他。


Cole却真的开始挖起坑来,然后捧着小沙鼠的尸体放了进去。


“……等一等。”Shaw忽然说。


Cole看着她。


Shaw从防弹背心里抽.出一张纸,血污沾了它大半,Shaw把它轻轻放在了沙鼠的肚皮上,她粗惯了,这样小心翼翼的动作都显得有些笨拙,像是这辈子从未有这样小心地对待过什么事物。


Cole看到纸上写满了各式各样划掉又重新描过的名字。


***


Root的新任务目标是个叫Control的女人,她看了眼对方的照片,只觉得平凡无奇,她现在只想赶紧完成任务,回来继续破解文件。


但她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简单的任务却失败了,而且是完败。


整个小组的人都死了。


Root皱着眉扯下耳机,想离开这辆车,却在打开车门的一瞬间被人蒙上了脑袋。


***


“你该去养条狗。”Cole忽然说道,一脸严肃的,这个时候他们正在水城威尼斯出任务,这次除了他俩还有个新队员小男孩,“交个男朋友了,或者女朋友,结婚,给她冠你名字,真的,你这没法共感毛病肯定立马就好。”


Cole是个浪漫主义者,对所有对Shaw来说十分虚无的玩意儿都充满憧憬,他总是孜孜不倦地想告诉Shaw,名字是个神奇又美好的东西,能够缔结联系,缔结感受,能够缔结爱,包治百病。


Shaw瞥了他一眼,简明扼要地用眼神表示了 你是蠢货吗 这个意思,然后继续抱着枪靠在窗前。


小菜鸟对着Cole咬耳朵:“我觉得她深沉得就像个思想家!”


Cole翻了个白眼:“你信不信她其实什么都没想,最多想想今天晚上吃牛排还是鸡腿。”


“但她看起来孤独,虽然超级厉害,可是她不属于任何人,也没有人真正了解她,大家都怕她厌恶她,她的世界只有她一个人,一定很孤独。”小菜鸟还是个哲学家。


“她不孤独,小朋友,她感觉不到这种情绪。”Cole也难得文艺了一把,“嗯……她可能只是在等一个能够听见她的心的人,不会介意她迟钝的心总是迟到。”


“那个人会把她的心塞得满满当当,所以在这之前,她得空着整个世界去等。”


***

Root是被水泼醒的,烫盐水,她觉得身上的伤口和精神都他妈一起冒泡了。


然后又是一桶冰水。


“我要的东西在哪里?”有人问道。


Root冻得发抖,大脑却没有停止地极速运转着,她不理解这一次任务失败的理由,从资料审阅到制定计划都是她亲自做的……除非……


那些目标的资料从一开始就是假的……东西,东西,Root想,她在想要什么东西……?


东西。U盘,‘撒玛利亚人’。


“原来……”Root古怪地笑了一声,咳出了点血,“这次任务的委托人就是你自己吧?”


Control挑了挑眉毛:“你倒是不蠢,难怪能毁了我半栋楼的监控,希望你继续保持下去,现在告诉我……东西在哪里?”


Root冲她笑。


***


第二次来的时候,Root的耳朵发炎了,她被挑了镫骨,对方没用麻药,消毒也不太干脆,现在她耳后的伤口肿的就半像个聋子。


而且变瞳色的隐形眼镜戴了太久,她现在有点疼,她猜再多过几天她的视力就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


“我藏在某个地方,定时上传功能,贴心吗?”Root微笑道。


“定时是为了给你自己活下去拖延时间,但你本来就没机会逃跑,你只不过比别人聪明点,但这样的杀手要多少有多少,你的组织,或者说世界上根本没人在乎你的性命,你没有任何后援,没有任何希望,而我可以慢慢把你折磨到跪着求我杀了你,哭着告诉我答案。”Control望着她,“但我现在给你机会说出来。”


Root却不明白一般歪了歪脑袋:“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哦,你认为无人救援的事实会打击动摇我的意志力,让我在绝望之余给你多透露一点信息……但我其实,并不在乎这些。”


“你恐惧我这样类型的人。”Root露齿微笑,牙缝间都是猩红色血迹,语气森冷,语调很低,却听着让人胆寒,“因为我是怪物,我没有弱点,没有软肋,没有恐惧之物,这个世界上既没有我在意的人,也没有在意我的人,我不在意我被废掉耳朵砍断双腿,只要我的大脑还在运转就永远能够扳回一局。”


Control深深地望着她,一向平静的眼中头一回闪现着滔天的怒火,她真正被Root激怒了,而令人无法置信的是,她竟然真的背脊僵硬森冷,感受到了一丝恐惧。


“你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杀了我,但我又偏偏掐着你的死穴。”Root笑了起来,“觉得不甘心吗?想杀了我吗?我不介意你接下来还想玩什么,是你怕我死了。”


Control刮了她一巴掌,然后深吸了几口气,似乎终于能稍微平静一点,她对她的手下之一Hersh偏了偏头:“可以把浴缸里的水通上电了,放心,这回你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Hi,我以为你不会陪我玩呢。”Root冲Hersh露出甜笑。


“你和我的一个学生有点像。”Hersh在把她的脑袋往水里按的间隙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那她一定长得很火辣。”Root笑了一声,口腔里呛的水和鼻血一起往外涌。


**TBC


还剩点……但我实在太困了……明天再说……_(:з」∠)_我真不是故意连番外也拆上下的orz……番外整这么严肃不好意思啊,其实就这个番外严肃点,其它都是甜了


这番外就是为了解释解释shaw对root的冠姓执念强迫症来源,然后写一下俩人以前是咋个样子,咋错过的【喂】就好了,root不会参与到小撒的那些事里的,一是不太了解外加小撒没机器宝宝那么大魅力,二是因为她后来遇到Shaw了啊专心傻白甜了啊除了自家老婆啥都忘了【不对


迟到的翠翠生快w!


爱所有留言的姑娘!!没你们催更我绝对码不下去……我主要是不知道回复你们啥好…,因为脑海里除了我对你爱爱爱不完这首low歌的旋律真没别的了【喂,总之感谢所有留言的妹子们030

评论(70)

热度(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