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清破云

微博 @上清破云云云​ 欢迎勾搭xd。

【大圣归来】青春期(完结)

师徒粮食文,无CP,小和尚和大圣简直萌到我心肝颤嗷嗷嗷QAQ,纯为卖大圣归来的安利w


改了电影设定,大圣救下了小江流。无剧透,因为,我也,只看过预告片mv……_(:з」∠)_


微博也发了一次XD,点这里 ,欢迎来微博来我玩030~


**

《青春期》

 

大圣觉得最近小孩儿好像有点不同。

 

到底是哪儿不同呢?大圣仔细观察了下,发现小孩儿好像拔高了那么一点,圆滚滚的团子脸蛋儿也消瘦了些,显出了一丝少年人的清俊,走在路上,也开始偶尔有些小小姑娘脸红着捂着眼睛偷偷看了。

 

大圣倒是没注意到姑娘这块,他摸着下巴思考的是,这孩子最近吃的不少啊,昨个儿晚饭还抢着吃了快一斤馒头——他帮着抢的,八戒都给饿哭了委屈地看着未来师兄唱了一晚上小白啊地里黄,咋就瘦了呢?

 

这不能怪大圣不懂,他前身是开天辟地的仙石,销毁生死簿后寿命更是几乎与天齐高,十几年的光阴对他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往日见着的神仙妖怪也不外乎是些寿命颇长两三百年都是同一张脸的,像小孩儿这样每年每年变化大的,他也是头一回见。

 

大圣蹲在火堆旁边认认真真地盯着小孩儿看,得出结论,哦,小团子是有点长大了。

 

大圣那天生气势,眼神也是充满威慑力的,江流儿被他看得毛骨悚然,浑身不自在地开口道:“大圣,你在看什么呢?”

 

大圣哼了一声:“看你小子不行吗?”

 

江流撇撇嘴,捧着馒头噔噔噔跑到一边,以实际行动表示抗议,就是不给他看。

 

大圣挠了挠头发,觉着小孩儿的性格好像也有哪里不太一样了。

 

过去小孩儿是非常爱粘着自己的,成天绕在他屁股后头打转,大眼睛亮晶晶的都能蹦出星星了,他要是再给他随便表演个什么火眼金睛之类的小把戏,对方能崇拜亢奋地说上一整天——就是有一回表演元神出窍的时候一动不动把小孩儿吓着了,以为他死了,一向乐天到像少根筋的小孩儿哭得天崩地裂上气不接下气的,他没办法,只能抱着小孩儿,给对方哭着连揪了好几根毛才哄过来。

 

而小孩尤其喜欢说的是自己从妖王手下那大家伙手底救了他那一回——他典型的记吃不记打,完完全全忘记了自己那时的命悬一线,反倒是很开心地逢人就说是大圣救了自己,从他们家大圣的如意金箍棒有多霸气红披风多威风一路说到头发丝儿有多闪亮,反正哪哪都帅气,反反复复说了十万遍也不嫌腻歪。

 

孙悟空说是不在意,但其实心里对小孩儿的夸奖还是十分受用的,甩他的大红披风都多了几个荡漾的小波浪。他是名震三界的齐天大圣,夸他崇敬他的人比他水帘洞上的透明水珠串串还要多,但他就是格外喜欢听江流儿说。

 

可是最近一两年小孩儿的话有点少了,也不爱说些臊人的话抒发崇拜了,更不像过去一样小奶狗似的追着他转圈圈了,你看他今个儿屈尊盯了对方半天,就是婉转地表达了想和对方聊聊天的小心思啊,但那小子居然转头就跑了——!

 

猴子先生略有点寂寞。

 

“唉。”大圣忍不住叹了口气。

 

彼时他正和托塔天王李靖打的难解难分,孙悟空几百年来这毛病就没改过,心情不好或者心情大好的时候都爱手痒去找找天庭的麻烦,再打上几架,俗称没事找事。

 

李天王听见大圣这一生叹息吓得手一抖塔都要掉了,脑海里狂风大作腥风血雨情不自禁闪过天凉王破产等等可怕场景,我的妈呀孙悟空这是终于打腻了,准备血洗天宫了啊?!

 

孙大圣一点没理解到李天王动荡的内心世界,以高武力单方面碾压胖揍了对方一顿后,自顾自地挠了挠脑袋说道:“你说这小孩儿……是什么个毛病?”

 

这天上地下三界六道孩子千千万,但这入了大圣法眼的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而人人皆知能被这位爷挂在嘴上提的那就更只有那一个独苗苗了。

 

得,李天王这下明白了,不是大闹天宫,是育儿的烦恼啊。

 

婉转地打听了几句之后,李天王大概懂得是什么个情况了,身为家里有仨孩子的李靖大大,对这件事还是十分有发言权的:“以人类的年龄来算,江流儿也差不多到青春叛逆期了啊。”

 

“叛逆期?”大圣一愣。

 

“小孩子开始长大了嘛,总有这么个脾气躁动多变的阶段,江流儿算是挺乖的了,我家老三那时候可是直接踩着风火轮就去闹海抽龙筋去了。”暴力倾向那叫个杠杠的。

 

“那要怎么办?”大圣搔了搔耳朵,也抓条龙给他抽筋玩玩?不行不行,那孩子完全见不得杀生,他看了李靖一眼,不然带他来天庭吃饭睡觉揍神仙?

 

李靖被他看得汗毛都要竖起来了,连忙道:“大圣您在想什么呢?这就是个过程,人类的叛逆期说白了就那么几年而已,大圣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就过去了。”

 

“那不行。”孙悟空条件反射就摇了摇头,正是因为小孩儿寿命不如他们这样唱,每一日他都过着比往日珍惜上心,齐天大圣是只石头猴子,心倒也实在的像石头似的,不花哨,不过一旦放在心上的那些人,总是一万个真心实意的好的。

 

他是想过去地府撤掉那小孩儿的轮回司,但江流并不同意,他认为生老病死皆是天命,既是上天给予人类的磨难历练,他自然愿意去亲身经历感受,小孩儿年纪不大,但在生死这方面看得却比大多数人都通透。

 

所以孙悟空也没多说什么,江流既是这样想的,他也就想这样一路看着江流儿成长,老去,进入轮回,然后下一世再把这小鬼揪出来重新认识一番就好了,反正齐天大圣的大名,就算是重来十辈子都定能震得那小孩儿记到心坎里的。

 

齐天大圣想的就是如此简单轻描淡写,却也没发觉自己就这样无意识地默认定下了他会和这个孩子继续相识纠葛每一世,生生世世。

 

李靖琢磨着:“那大圣你试试多找找机会和他聊聊天?送点小孩都喜欢的玩意儿?拉近点彼此距离?”

 

孙大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唉,多和小孩儿联络联络感情总没错,哪吒在青春期之后也不太爱粘着我了,明明小时候最喜欢围着我问这问那的,现在比他两个大哥还冷淡,叫回家吃顿饭都难了……”

 

大圣听着觉着简直太有共鸣了,但他光是问出这个问题都得先铺垫酝酿着和对方打了两个时辰才好意思说出口,着实拉不下脸和李靖再继续深入地聊下去。

 

两人干脆也不打了,各怀心事地抱着武器排排坐在天门口长吁短叹,吓坏了路过一众小仙。

 

***

 

江流儿觉得最近大圣也有点奇怪,当然他没意识到这和他自己有什么关系。

 

天地良心他不是不憧憬大圣了,大圣可是从他会走路开始就崇拜的人,他觉着他哪天不喜欢自己了,都不会不喜欢大圣。

 

只是他长大了,想的也比以前多了,就觉着天天那样粘着大圣有点不好意思,他以前小没觉得,后来发现大圣好像真的挺不喜欢和人亲近的,他那样天天绕着他打转,估计,挺招人烦的吧……小江流沮丧地叹了口气,自己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而他最近不太开心的原因还有一点,大圣,实在是太爱、太爱打架了。

 

以前大圣是传说故事里的人物,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江流儿从小最喜欢听的就是龙宫寻宝,大闹天宫之类的故事,而现在大圣是除了师父陪在他身边最久的人,英雄变成了这个世界上最最重要的身边人,江流儿却不太喜欢好斗的大圣了。

 

他过去看见的是面对三万天兵天将依旧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齐天大圣,现在看见的是战斗结束独自坐在火堆边,一圈一圈给自己伤口上缠绷带的孙悟空。

 

身如玄铁,也不是不会受伤的。

 

他劝过几回,可是大圣不仅不听他的话,而且最近大圣也不知道怎么了,越来越喜欢到处打架了,情况简直愈演愈烈。

 

“唉。”江流儿趴在小白龙背上,也大叹了一口气。

 

“小孩儿!”大圣喊道。

 

“嗯?大圣你回来啦?”江流儿一时激动,就直接从龙背上跳了下来。

 

孙悟空一把揪着小孩儿的领子接住了他,把对方稳稳当当地放在了地上。

 

“送你玩的。”大圣说。

 

这就是奇怪的点了。大圣最近不仅爱打架了,每次打完回来还特别喜欢送他各种千奇百怪的礼物,江流儿掰着指头数,有花花草草,各种小布偶,各种佛经,哦一堆佛经中间还混了几本妖精打架的奇怪小人书。

 

到现在的……

 

江流儿:“……大圣,你是不是又上天庭去打架了?”

 

“没有。”孙悟空当即否认,小孩儿最近越来越爱唠叨他打架的事儿,他听着都觉得耳根起茧。

 

“那……”江流儿按了按额头,“这东西是哪里来的?”

 

大圣一脸理所当然:“路边摊买的,你不就喜欢这些小玩意儿。”

 

江流儿头大地指着身旁那座比一座山还要高的、明显是属于天上某个李姓神仙的玲珑宝塔:“这么大的东西,你告诉我哪里路边摊可以买?!”

 

孙大圣一脸无辜地掏了掏耳朵:“我哪知道这玩意儿一离开李靖的手就变成这么大了。”扛回来还挺沉的,但是大圣想一想这有助于拉近他和小孩儿的关系就不嫌这麻烦了,于是他暗藏欣喜又傲娇地拍了拍小孩儿的肩,差点一掌把对方拍塔墙上:“没事,送你了,你玩,玩腻了我拿回去还他就行。”

 

江流儿:“……”

 

***

 

然后如下对话就经常发生在了队伍中。

 

“定风珠,你玩儿。”

 

“风火轮,你玩儿。”

 

“芭蕉扇,你玩儿。”

 

“乾坤袋,你玩儿。”

 

“红孩儿,你玩儿……”

 

而他的身后浓烟滚滚跟着一串神魔鬼怪哀嚎遍野:“大圣啊啊啊——求求你把我的武器(孩子)还给我啊啊啊——”

 

大圣如意金箍棒一挥,大战三百回合后把对方全PIA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然后转过头对江流儿笑容明亮得光芒万丈:“都送给你玩儿了。”

 

江流儿:“……”

 

江流儿终于爆发了:“孙!悟!空!”


小孩儿是真生气了,皱紧了秀气的眉头隐隐约约透出了一股冷峻,他抬手就揪住了孙悟空的耳朵:“你就非得天天打架吗?能不能……安分一会儿?!”

 

众人都被这场景震撼到了。

 

猴子可不是温柔的主儿,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也没磨灭他的戾气,之前黄狮精不小心拔了他一根毛,他追着把人满口狮牙都打折了,这小孩儿居然敢揪大圣爷的耳朵?八戒觉着小孩这回在劫难逃了,不忍看地捂住了眼睛,结果等了半天,却好像啥也没发生,他悄悄地睁开了一条缝。

 

就见大圣疼得呲牙咧嘴的,耳朵都给揪红透了,但光喊不动弹,哎哎哎了半天也没见他碰小孩儿一下。

 

大圣想的也简单——小孩儿那小胳膊小腿细皮嫩肉的,他那是什么力道,下手又一向没轻没重惯了,以前不小心捏他一下能淤青好几天,小孩儿倒是每回都没事人一样傻乎乎乐颠颠的,但猴子看着觉着怪内疚的,只可惜打死他他都拉不下脸来道歉,但久而久之,他连多折腾小孩儿一下都不忍心了。

 

八戒乐开了花,猴哥这回是真的栽了,遇到克星了。

 

一不小心笑大声了就给猴子听到了。

 

猴子不忍心揍小孩儿,但打八戒的心还是有的,于是八戒就被揍了,揍得他哭天抢地的。大圣揍完前·天蓬元帅神清气爽,但看了小孩儿两眼,还是挠了挠头,老老实实地走回来坐在江流儿身边,别别扭扭地举高了耳朵无声表示:喏,你继续揪。

 

江流儿看着对方这举动,一下子就泄了气,嘭地一声坐在地上,没说话,拿绷带去给猴子包扎伤口了。

 

“一会儿就没事了,有什么好包的。”大圣不屑一顾地撇撇嘴,但还是让小孩儿包了个痛快。

 

江流瞪了他一眼,还是闷声不说话。

 

而且无论怎么逗都不开口。


“小孩儿你怎么回事?”


“说句话啊。”

 

大圣急得抓耳挠腮的:“诶小子不说我走了啊?我真走了啊?”说着就站了起来。

 

江流儿绷不住了,转身就飞扑到了大圣怀里,死死抱着他的腰,埋在他怀里闷声低低开口道:“大圣……你能不能别打架了。”

 

猴子惊讶了下,小孩儿原来就到他腿那么高,现在抱着他也到他胸口了,估计过几年会长得更高,但个子虽然高了,说话还是脱不了奶声奶气的……就还是个孩子啊。

 

大圣的石头心呼啦啦地就软了,他抬手揉了揉小和尚长出了一点头发的毛茸茸小脑袋,恶声恶气道:“我每回都能赢,你怕什么?”

 

“我怕你受伤。……师父走了,大圣就是最重要的人了。”

 

齐天大圣听这话觉着顺耳极了,既定了自个儿地位后的某猴子心情十分舒畅,一不小心就把之前一直憋着的话问出了口:“那你前段时间……咋回事啊。”

 

“啊?什么前段时间?”小孩儿抬起头,眼圈都有点红了,语气茫茫然然的。

 

“就是……”猴子挠挠脑袋,“话少了呗,李靖说你是青春叛逆期。”

 

“哪有……”小孩儿委屈地扁了扁嘴,“……我就是……就是怕话多了大圣嫌我烦,大圣,你嫌我烦吗?”

 

他看着大圣的眼睛水润润的,好像孙悟空一点头他就能往外蹦金豆子似的,孙大圣咳了一声,别别扭扭地开口:“我没嫌你烦。”其实不仅不烦,他还挺稀罕。


“真的?”


“真的。”

 

江流儿听到这话一下就乐了,他是孩子心性,好哄,生气的事也一下扔到了脑袋后头,笑得眼睛弯弯的,小炮仗似的抱着大圣摇摇晃晃的:“大圣要是不嫌我烦,那我能天天说,日日说……”

 

“诶诶差不多就成了。”猴子心情大好,决定再去暴打李天王一次,让他丫说什么青春期叛逆期的,害他被自家小孩儿揪了耳朵。

 

“哪有差不多?话说那齐天大圣自学艺回山后打败混世魔王,得了一口大刀……”小江流放开了大圣,蹦跳着到了远处的石头上,做出了个说书人的姿势,笑嘻嘻地说道,“但终归觉得那大刀不甚顺手……”

 

猴子看着他。

 

“于是为了寻那一件称手的兵器呀。”江流儿越说越开心兴起,在月光下跑来跑去,戳了戳睡着了的八戒的肚皮,摸了摸白龙马的耳朵,又爬上了一块更高的石头上,“大圣大了闹一番那东海龙宫,终于寻到了那如意金箍棒……”

 

齐天大圣就这样坐在篝火旁静静听着,身后的长长的红披风悄然卷在了小孩儿身后,防止对方说的亢奋不小心从石头上跌下去。

 

“而其余三海龙王,又赠予了他凤翅紫金冠、锁子黄金甲、藕丝步云履……”

 

而当天亮之时,他们会再一次启程。

 

与彼此一起。

 

——《青春期》——End——



评论(53)

热度(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