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清破云

微博 @上清破云云云​ 欢迎勾搭xd。

【POI】Mrs&Mrs.Shaw肖根夫妇 (史密斯夫妇梗AU)(八)

前文戳这: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番外一(上) 

番外一(下)


(八)


“Sameen,你曾经是我手下最好的学生。”Hersh说。


“所以?”Shaw尝试地动了动右腿,发现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对方可一点都没有因为心软打偏——在不伤及性命的状况下首先断绝俘虏逃跑的机会,这是Hersh对她们上过的第一课,看起来她们的老师贯彻的始终彻底。


“我并不是没有感觉到遗憾的。”Hersh说,“你的妻子拿了她不应该拿走的东西,她的出境记录和死亡证明都很完美,连尸体和葬礼都很齐全,骗了我们很多年,真没想到她竟然一直生活在纽约。”


噢,Shaw想,她早该知道如果仅仅是一次失败的任务,不应该出动这样多的人马。


No more secrets(再没有任何秘密了)?Shaw想起Root甜美真诚的笑容,恨得磨了磨牙,Bullshit。


她的妻子可他妈一丁点儿都没透露给过她这个。


这八成和几年前Root从这里逃走的事情有关,估计在那个时候她就偷过什么不得了的玩意儿,出于某种原因现在都没有还回去,Shaw恼怒得简直牙痒痒,非常想把这个谎话连篇的小混蛋抓过来狠狠咬一口,咬到她哭为止。 


“现在是时候了,交出你们手上的东西。”


Shaw因为幻想中对方可怜兮兮的讨饶脸而稍微消了点气,闲闲地抬起眼皮看了Hersh一眼,汗湿的刘海遮住了半边眼睛:“Bite me。”


Hersh的反应也十分简单直接,反手就将利刃埋进了她的肩胛骨。


***


Control开口道:“距离上一次见面有多久了?五年还是六年,你处理得可真完美,我甚至还去参加了你的葬礼。”


“我替Turing谢谢你的百合花,希望你没有因为我的死亡而流泪。”Root微微弯起唇。


对方的眼眶还是熏红的,看起来楚楚可怜,而Control已经知道这个女人除却眼泪之外,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可信,所以她不再与她多言,而是开门见山地说道:“把‘撒玛利亚人计划’剩余的百分之五十交出来。”


“嗯哼,在开始我确实有些惊讶,对于你们想要创造的不止是一部那样简单的机器,而是一个在全然监控之下的‘新世界’这件事……”Root慢悠悠地转了转手中的U盘,“但后来我就释然了,这个计划并不完美,你们成功的几率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它也许现在不完美,但有谁一开始就是完美的呢?不过我想和你这样的人解释也没有任何意义,你无法理解你手上这份材料能够阻止多少恐.怖袭击事件、拯救多少人的性命……”


“以及,最重要的……解决掉多少不认同你们的人。当然,你们从来都会想方设法给所想要施行的罪恶冠以正名,否则,要我们这样的人有什么意义呢?你们真正想要的,其实只是一个全然听从某几个人运转的‘新世界’吧?”Root弯了弯唇,勾出一个温柔却并无温度的微笑,“不过……一切都确实和我无关,如果我有一天愿意拯救世界,那一定是因为我希望我的妻子能在那当中活得更加快乐。”在那之前,世人的安危全部压在天平那一头,在她心中都不会有Sameen Shaw重要。


“这也是我让你活到现在的理由。”Control露出了一个傲慢的笑容,“那么,如果你想让她活下来,就把东西交给我。”


Root走向前。


“不。”Control摇了摇头,显然对多年之前Root对她做的事情心有余悸,“你就站在原地。”


Root无辜地摆了摆手:“我的妻子在你手上,我还能玩什么花招?”


“我可没忘了你当年说过的话,在这个世界上,你没有在乎的人,没有畏惧之物……说实话你出现其实我有些惊讶,我其实并不相信像你这样的人,会对你的妻子有多少真正的感情。”


“我也有所改变了啊。”Root似乎感慨似的微笑道,“毕竟,一成不变的人生多无趣。”


“把东西和枪都放在地上,然后退后十步,不要耍花招。”Control对着她举起了枪,用下巴指了指墙角上那个黝黑的监视器,“你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你动一下,你在监视器那头的小妻子就没命活了。”


“没问题。”Root躬下.身,小心翼翼地把U盘和腰后的枪都放在地上,然后举起双手退后了一步。


“继续往后退。”Control说道。


Root舔了一下唇,又往后连退了数步:“够远吗亲爱的,需要我给你数到十吗?”


Control拿枪指着她慢慢往前走,然后弯下腰准备捡起U盘——


烟雾弹在这时炸开,红色的雾气迅速蔓延在狭小的房间中。


Root掏出另一把手枪迅速开枪射击,Control捡起U盘闪躲了过去,而Root的第二枪与第三枪却不是往Control的方向,而是冲着她的身后,藏于掩体后的两名狙击手应声而倒。


Control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让她活着走出房间。


当然,她的想法也是一样。


局面逆转几乎就在一瞬间。


而如今她拿着枪指着Control的脑袋。


对方狼狈地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嘲讽却了然的笑容:“果然,像你这样骨子里冷酷无情的人,根本不会多在乎Sameen Shaw的性命,你只是想报复我当年对你的折磨而已。”


“为什么你认为你是唯一一个懂得替换监控画面的人??在监视器的那头,我大概才刚刚走进房间而已。而且……报仇?”Root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不,不,我不想报仇,我留下U盘只是单纯因为好奇兴趣而已,我一点也不恨你,实际上,因为Shaw很为我的心疼,我还有点想谢谢你呢,在今天之前,我都对杀了你没有任何兴趣……”


“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开始后悔当年没有直接杀了你,因为你在我面前带走了Sameen。”Root的枪指着Control的眉心,笑容比花更甜蜜柔软,语气很轻,却比枪口更森冷,“我一点也没有兴趣对你解释我对Sameen的爱……嗯,不过我想这样直接表达你会明白一些?”


Root甜笑着掰碎了U盘扔在了地上,褐色长靴的鞋尖轻轻搭在露出来的小巧芯片上。


“你……你想做什么?”Control头一次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她知道这个女人足够聪明,一定知道这份资料的价值,所以她从不担心对方会在被逼急的时候选择玉石俱焚地摧毁这份资料,相反的,任何知道它真正价值的人都会豁出命地争夺保护它,这个小小的U盘甚至可以说比她们这栋楼上下所有人的性命都更加有意义。


而眼下,对方明明已经占据主动,却……她觉得眼前这个人是真的疯了:“我和你不过是私人恩怨,你杀了我难道还不够吗?你他妈是想为了个女人毁了ZF接近半个世纪的努力吗?这不只是我们一方的责任,你知不知道这样会给整个美.国甚至世界带来多大的麻烦……”


“嗯哼?我大概知道,但那就是你的问题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一点,Sameen Shaw是我的妻子,那意思就是,她是我的。”Root抬手将散落的几缕棕色碎发挽回耳侧,动作柔和又优雅,唇角的笑意天真又残酷,看在Control眼中却宛若地狱深渊攀爬而上的恶魔怪物,“她的微笑是我的,悲伤是我的,她的温柔她的狠辣她的狼狈她的性命都是我的,你们永远都不可以碰她,无论是你们之中的谁动了她,就一定要付出代价。”


然后她毫无犹豫地一脚踩碎了那枚芯片。


Control彻底瞪圆了双目,歇斯底里般吼道:“你这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你什么都不明白,你会下地狱的——”


“是啊。”Root轻声道,对着对方的眉心扣下了扳机,她最后的微笑映在了Control逐渐扩散的瞳孔之中,声音轻得仿佛飘散在空中,“我是如此罪孽深重之人,但我从来就不需要回到天堂,比起上帝,我更爱Sameen。”


她的爱人就是她唯一虔诚祷告的十字架,她灰暗世界中独一象征希望的信仰。


Root望着地上细小的芯片碎片,有些漫不经心地开口道:“而且……虽然那些社区活动和普通人生活都无聊得让我想自杀,但也许还是让我受到了某些影响。”


“你看,即使是像我这样糟糕的人也会偶尔开始相信,如果真的有人能够创造出‘机器’,那个人也绝对不会在你我之中,大概得是某个……在这个不太美好的世界里也拥有着相对高尚品格的人吧。”


***


Hersh看着眼前一身冷汗的、他曾经最好的学生,对方在之前那段漫长的审讯时间之中一次都没有再开过口,她是个非常坚韧的人,Hersh仍然记得,当年的反审讯练习之中,Sameen Shaw是拿过最多次第一名的那个。


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师生情义,不过Hersh突然想到了大约是五六年前,他同样面对过这样的一个女人:“我当年也和她说过同样的话,你的妻子,和你有一点像。”


Shaw微微抬了抬汗湿的眼皮,似乎终于有了些反应,她沙哑地开口道:“……那么,你果然有对她做过这些事吗?”


Hersh望着对方,她忍耐了如此长的时间,开口问的第一句话却是关于另一个人,他面无表情地说道:“Shaw,你变了很多。”


“所以,你对她也做过这些事吗?”


“没错。”


Shaw的眼瞳有那么一瞬间的剧烈收缩,锋利的眼神仿佛某种骤然暴露于栅栏之外的凶猛肉食性野兽。


而她很快低下了头,一切又回归如常。


Hersh始终有种微妙的错觉,对方的神色看起来不像在受刑,凝重虔诚仿佛像是某种诡异的仪式,但他却完全无法理解原因。


事实上也没有多少人能够理解——Shaw爱Root爱极深,又隐秘又浓烈,早已超越语言能够描述的范围之内。


面对所爱之人时常人总会有那些无力与遗憾,那就是你是如此浓烈地沉迷于那个人,而对方的过去的痛苦哀伤却永远属于她自己,牵手不能感知到对方万分之一的伤痛,拥抱也无法触碰温热她的心,而你除了无措地看着之外,再没有第二种办法与出路。


而Shaw,她冷漠的性情中带着些许异于常人的古怪的耿直,她固执且心甘情愿地觉得既然她无法感同身受,无法表述,那么她就应该承受过一遍Root曾经承担过的痛苦,这是她所认为的,最简单直接能够理解她的爱人的方式。


“看来你的妻子出现了。”Hersh看着审讯室中的监视屏幕,举起了巴克军刀,“那么,我们也应该结束了。”


“从六年前那件事中我们学到的其中一点,就是不能够留下后患。”


Shaw抬起头,沉默地望着他。


“我会为你唱哀歌的。”Hersh走到她的面前,举刀往她的心脏位置捅去。


而Shaw等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Hersh聪明且富有经验,在他下手的时候他从不离Shaw太近,而是留着一个安全且警戒的距离,这迫使着她只能一直等下去。


而现在对方终于站在了她的面前,Shaw猛地抬起早已挣断牵制的右手,拧住Hersh握刀的手腕,左肩膀带起椅背狠狠撞向对方的下颏——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Hersh被撞的后仰了一步,手上却未曾放松力道,反手钳住Shaw的右手,换手将刀刃狠狠扎进了Shaw的腹部。


Shaw见躲闪不及,干脆就避开要害以身体迎上,刀刃搅入她肌肉组织内后不易抽.出,稍稍拖延了Hersh几秒,Shaw拿起审讯台上的另把蝴蝶刀就狠狠捅,进了Hersh的背部,Hersh痛呼一声后退,Shaw忍痛把插在自身上的刀刃拔.出,迅速挑断了绑住自己手与脚的牵制。


她身处在大厦的某一层审讯室中,这里她出入过很多回,门和墙壁都内镶了钢板,墙上连扇窗也没有,而唯一出入的钥匙就在眼前这个人的腰上挂着。


Hersh踉跄着有些站不稳,Shaw的手很稳,一刀几乎扎穿他的脊椎神经,影响了他的平衡度。


Shaw立刻扑向前去与Hersh缠斗于一处,伸手想夺钥匙,Hersh显然也知道她的目的,先她一步拔下了腰间的钥匙,往排水板狠狠丢去。


Shaw往排水口的方向冲去,勾手却迟了一步,钥匙叮叮当当地顺着排水口的缝隙滑落到了不可见的地方,Shaw皱眉啧了一声,Hersh却在这时从她背后突袭,没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Shaw转过身,低下头抱着他的腰和对方一起往墙上撞。


Hersh被撞的头破血流,吼叫不止,几乎拧断Shaw的肩膀,Shaw牙齿咬出了满口血,却忍着没有放开手,她知道这是她唯一的机会。


而在数分钟的来回之后,Hersh终于停下了挣动。


Shaw顺着墙壁坐了下来,大喘着气,觉得胸腔仿佛被装了个残破的手拉风箱,她咳出了几口血,开始思考怎么离开这里。


想找回钥匙显然是不可能了。


Shaw摸出Hersh身上的枪,后退几步往门锁上连开了几枪,她上前摸了摸,却发现锁头纹丝不动。


得靠炸了,Shaw想,然后重新靠着墙坐了下来,她的一条腿被扎穿了,长时间站着负担有些重。


她一瞥监视器屏幕,如今的画面才正好进行到Root把枪对准了Control的额头,她望着对方穿着棕褐色风衣的背影,轻不可见地弯了弯唇:“That’s my girl。”


这栋大厦有整整两层都是审讯室,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而且不能够反向定位,Root就算控制了整栋楼的监控也没办法立刻找到她,Shaw摸了摸口袋,发现手机果然被拿走了,她无奈地撇了撇嘴,从Hersh口袋中摸出对方的手机,噢,屏幕虽然碎了但看起来还能用。


Shaw划开了解锁,想给Root发自己的地理位置信息——


【轰——!!】


震耳欲聋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动作。


整栋楼都剧烈的震动着,某些脆弱的地面位置立刻出现了裂缝,Shaw踉跄了几下,扶住了铁门。


“Shit!”Shaw忍不住骂道,她们公司这群疯子,恐怕一开始恐怕就打算炸掉整栋楼以绝后患。


然后很快是又一声【轰——!!】。


卷起的尘埃把空气都弄得雾蒙蒙的,整栋楼大概只有这两层审讯室还保持得算完好,但她明显能够感觉地面摇摇欲坠,有往下塌陷的趋势,速度比想象中还要快。


噢,Shaw想到了最开始她们炸车那一段,看起来她确实在某种程度上炸到了地基——星期二不是她的幸运日,她回去就把那间晨间报社给烧了。


她听到了Root的声音,对方在一间一间地疯狂敲着落锁的每一间门,焦急地喊她的名字。


Shaw站在原地。


她原本的计划是让Root把门或者墙炸开,然后离开这里,但现在看起来不行了。


再微量的炸药都足够引起二次坍塌,走廊要是彻底塌了,三十楼,摔都能直接摔死,就算她们侥幸出去了,这栋楼撑不了二十分钟,Root自己跑出去都难,何况还带着一个腿受伤站稳都困难的自己,她们会被全部活埋在这里。


就像她当年一眼就能够断定Cole没有救了一样。


她知道Root带着自己走不出去。


Shaw的性格决定了她天生冷静到决绝。


Root的声音越来越近,最终敲到了她的这一扇门:“Sameen!你他妈在哪里?滚出来回答我啊——”


她在Root身边睡了五年,光是听见她的声音都能向想象出对方现在的表情。


她猜Root哭了,而且一定和她们平常吵架她装出来的那种惹人怜爱的落泪差的远了,她大概会哭得很没有形象,可怜兮兮地眼泪滚了满脸,她找不到她的时候总会这样,明明那样聪明狡猾的一个人,丢了她就像不知道回家的路了一样。


Root敲的非常用力,铁门被Root砸得砰砰作响,Shaw猜她的手背早就砸出.血了,她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Sameen,你说话啊?你在哪里?”


Shaw将手放在被敲得不断震动的铁门上,动作又轻,又认真。


而她不能出声,她知道她的妻子是多么令人无可奈何的任性,她根本不会听她的话,哪怕那是遗言也一样,也不会想什么因为这条命是她换来的,她就要带着两人份的活下去,如果她真的认定Shaw死了,她就一定会跟着她死,就算是为了Shaw满口答应得漂漂亮亮也没有用,她这样谎话连篇的小混蛋,一定会在看着她咽气的下一秒就撕毁诺言把子弹喂进自己的喉咙里。


她的妻子总是这样,聪明又狡诈,深情又坏心,敏感又脆弱,矛盾的让她咬牙切齿到手忙脚乱,又爱到不知如何是好,


Shaw想到了对方死后在地狱里,怕Shaw因为背信生气而撒娇的画面,不自觉就弯了弯嘴角。


Shaw在这时忽然想起了Cole,她不是那样多愁善感的人,这么多年来她想到自己这位旧同伴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在这个时候她却突然想起来了Cole最后的样子。


她似乎有一点理解了Cole最后所说的那种诡异的平静满足的心情。


Shaw握紧了手中的手机。


‘……我有时候会很想回家,但从来没有人在那里等我,我又觉得很孤独。’


‘像我们这样的人,每一天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呢。’


如果她要对对方留下自己人生的最后一句话,那么她会说什么呢?


Shaw想了想,把屏幕上敲出的“我爱你”一格一格删除了,她的妻子敏感又多疑,任何一句多余的话都会让她动摇怀疑。


她略带着些遗憾地想。


她还有点想抱一抱她。


Shaw在另一声炸弹的轰鸣声中,踩碎了手机。


***


[嘀嘀——Message from 未知号码:]


【Finch家,情况紧急,速来。

我在那里等你回来。-Sameen】


***

——TBC


Shaw毁了手机是怕根妹定位她。


……我要在这里敲下END是不是会被你们打死啊?【_( ゚Д゚)ノ诶诶诶不要打脸

不过下一章就真的完结了咳咳。因为有姑娘问所以说下,030本文坚定HE请放心~


其实我有点好奇如果出本有人有兴趣吗?_(:з」∠)_

评论(115)

热度(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