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清破云

微博 @上清破云云云​ 欢迎勾搭xd。

【大圣归来】【小白龙X混沌】鹰愁涧的那些事儿(上)

小白龙X混沌。之前大圣江流儿的是粮食,点这:青春期,但这对是CP,请注意避雷哦么么哒。


打乱了原著时间轴,私设以及BUG大概很多,小白龙没人设,只能胡诌…大家看个乐呵就好,请不要过分在意QwQ。


(下)好像看不到了……走备用吧:点这

**

 

白龙第一次见到混沌那会儿,他已被贬出西海龙宫百年有余——龙宫三太子敖烈离经叛道,火烧明珠,忤逆犯上,而后被贬至蛇盘山鹰愁涧思过千年——这可是当年震怒天庭的大事。

 

而堂堂龙宫三太子,被困在这小小鹰愁涧里,说服气,那是不可能的,但不服气又如何,天命难违,六界之物都是一样的,白龙再不甘心也传不到那天宫之上,发发脾气,吃吃喝喝,晒晒日头,这日子一天一天也就这样过去了。现如今白龙完完全全习惯了鹰愁涧的日子,早就没了那火爆脾气,有时候吃饱了犯困想想那时那玉帝老儿震怒的样子,都觉着是上辈子那样遥远。

 

他不曾后悔,敖烈骨子里就是羁傲不逊的,不服天不服地,总是要闹出些翻天的事儿来的,那迂腐庸碌的西海老龙王终究是管不住他。只是如今百年过去,白龙偶尔抬头看看那广阔天地,而自己却飞不出这蛇盘山,也总有些不是个滋味。

 

鹰愁涧的日子平静而乏味,他前些年听西海游过来的小妖说有只石头猴子大闹了龙宫地府,现在又闹到天宫上去了,这大概是他近来唯一听说的新奇有趣的事儿了——都是反骨之辈,白龙心里还是挺喜欢那只猴子的。

 

只可惜后来听说那猴子被佛祖压到了五行山下,再未曾听到些什么消息。

 

听闻那石头猴子本事可大,有七十二变,一个筋斗云能有十万八千里。

 

十万八千里啊,白龙有些惆怅地想,他西海三太子龙尾一摆,又何尝没有个三万五千里,原本该是何等逍遥自在……如今还不是一个被压在那五行山下,一个被困在这劳什子地方。

 

离经叛道,天道不容。

 

但究竟这世间何为天道,何为对,何又为错?

 

白龙叹了口气,心里头还是有点不快活,长长的龙尾一摆,润间瞬间就卷起了个大漩涡,结果水中鱼虾们反应不及,纷纷被卷了个迷迷糊糊晕头转向,翻着白眼浮上了水面。

 

三太子看了看。

 

龙不开心,饭还是要吃的。

 

于是血盆大口一张,通通就给吞进了肚子里。

 

这片水也算称得上深陡宽阔,吃的也还算够多,西海那片养着多少条龙,每天吃饭都得靠抢,他们那体型,打起架来简直天翻地覆,这儿独独就他一条龙,吃的也清净。

 

至少管饱,白龙边嚼边想,也就消了点气。

 

嚼着嚼着,白龙突然就感觉嘴里有点不对劲——有个什么东西,硌牙,他试探性地咬了口。

 

好……好难吃=口=!

 

天地良心,白龙一向是不挑食的,他可是出了名的有什么吃什么,海量,但他真没吃过这么难吃的玩意儿。

 

他哇一声就吐了。

 

真的,吐了。

 

龙宫三太子活了上千年,头一回,吃东西吃吐了。

 

海星石斑金枪鳗鱼小黄鱼稀里哗啦滚了一地儿,有些还蹦蹦跳跳的,立马就翻滚着钻水里没影儿了,然后这堆东西里混着个丑呼呼黑溜溜的,像肉虫子一样的玩意儿。

 

小家伙一边扑腾着站起来,一边往外吐水,牙齿尖尖利利的:“呸呸呸呸。”

 

“你是哪儿来的啊?”白龙看着在岸上挣扎着爬起来的小家伙,对方显然不是生活在水里的,估计是给他一波浪卷水里头的,他看着对方乌溜溜的脑门,歪了歪头,“怎么这么难吃。”

 

小黑团子砰地就抬起头,那柔软灵活度杠杠的:“你他妈说谁难吃呢?”和他的外表极度不符,他的声音倒是脆生生的,还带着种不知何地的软糯口音,非常好听。

 

白龙十分诚恳:“你啊。”

 

“你他妈才难吃呢!”小黑团子气得不行,冲上来就踹了他一脚,结果腿太多,自己绊到了自己,团成团骨碌碌地就滚了出去。

 

白龙:“……”

 

小东西艰难地爬起来,锲而不舍,扑上来就拿尖利的牙咬他,当然就以他那体型,咬白龙就跟挠痒痒似的,他的尖牙在龙鳞上还呲溜溜打滑,但小东西十分倔强,边打滑还边喊:“我才不难吃!听到没有!我才!不!难!吃!”

 

说他难吃好像比真吃了他这件事还让他暴跳如雷。

 

白龙大大感觉到了代沟,他也真是不太理解最近外界这些个新生代小妖的脑回路了,他伸爪子挠了挠那块被咬的有点痒龙鳞,小家伙被白龙长指甲一弹,再一次左脚绊右脚,又抱团滚了出去。

 

***

 

真正知道对方的名字,那是第二回见面的时候。

 

这一回可就不是那个没白龙爪子大的小东西了,这回来的家伙几乎和他同个体积,无眼无耳,张嘴时獠牙显得十分狰狞可怖。

 

……丑的更明显了。

 

对方站在岸边对着润间嚎了一声:“白龙!速速出来与吾一见!”

 

那么个大肉虫子用着文绉绉的语气讲话,怎么看怎么怪异:“听闻汝是这蛇盘山最厉害的妖兽?吾妖王混沌特来一会!”

 

白龙:“怎么又是你?”

 

“……”以为并不会被认出来的混沌大大打了个趔趄。

 

这昨天今天体型差距都这么大了!这白龙的眼咋这么尖?有眼睛了不起厚——没眼睛纯靠感知的混沌大大内心腹诽道。

 

他生于世间混沌之中,其实比这白龙年岁大多了,但比起其余的上古神兽,他算是等级比较低的那个,万年才修得神智开化,有了智慧之后于世间徘徊了这千年,好不容易挑了这么个顺眼的地儿,本意就是要占山为王,哪想突然听闻这水下还躺着条龙。混沌自知战斗力有几分,对上条龙其实他胜算是不大的,昨个儿本想先化成个小妖模样来个偷袭,没想到自个儿没偷袭成,先给人偷袭了。

 

人在岸边走,哪有不湿鞋。混沌大大没被水湿鞋,直接就他妈的给水卷龙肚子里去了。

 

吃了就算了!还被人吐出来了!

 

这简直极度侮辱了他的尊严!别看混沌这妖长这样,但心气极高,最见不得人说他难看,难吃,黑,丑……总之一切涉及不美好的词汇,简直就是他的死穴,往日里手底下那些个小妖哪个不是供着他哄着他,不敢提半个字——敢提的全都给他PIA回轮回司去了。

 

结果哪知一来就被白龙踩了个准,妖王大大磨了磨牙,这西海龙宫三太子的名头他还是有所耳闻的,那是东西海皆惧的狠角色,经昨天一事,他就打算转改怀柔政策了,毕竟他是这样一个理智优雅的美男妖:“咳咳咳,昨天的事过去就算过去了,本王不与你计较,本王就是特来告知,从今日起,这蛇盘山就是我的了,这山间一草一物皆是我的,若你能好好呆在这鹰愁涧里,每月按时上供,与我井水不犯河水……”

 

白龙完全没听对方说什么,挠了挠脑袋:“你怎么变大了?更丑……”白龙丑字尾音还没落下,就看见巨大的吼声伴随着蓝色光波扑面击来,他龙首一摆,堪堪闪过。

 

混沌大大想去尼玛的理智优雅,这场架他打定了=皿=!

 

***

 

二妖三天一小打,两天一大打,搅得蛇盘山鸡飞狗跳,完全不得安宁。

 

一日战毕,白龙拿爪子撩了撩给自个儿PIA到岸边的混沌大大:“混沌,你又打不过我,天天来找我麻烦做什么?”

 

“住嘴!待本王休憩个两三日,定能打得你跪下讨饶!”

 

白龙翻了翻他的黄金眼,转身潜渊而去。

 

混沌倒在岸上大喘着气,山间的妖兽其实还是很多的,混沌忽而出现,又傲慢宣称要占山为王,明里暗里盯着他不爽的家伙也不少,平时是打他不过的,但如今瞧他战败又落单,就有一头狮妖悄悄垫步而来。

 

混沌尚在休憩,反应比往日迟了一步,转头就见对方那血盆大口在自己脸前。

 

混沌暗道不好,却见下一瞬间,一头白龙由水中央而出,以极快的速度一口叼住了那狮妖。

 

白龙仰头高鸣,那声几乎穿透云霄,充满了震慑力,狮妖亦是千年妖兽,却被龙一口下肚未曾见血,更显骇人,黄金色的瞳孔与龙角在阳光之下熠熠生辉,龙鳞在湖光潋滟之间耀眼而波光粼粼,湛蓝色的龙须飘在半空中,威风又迷人。

 

混沌第一眼就知道这条白龙很好看,比他往日见过的所有龙都好看,是他心心念念,最心神向往的姿态,却终究求而不得,而此时,却忍不住也看得着迷。

 

待他反应过来白龙救了他一命之后,却愣住了:“你……你……”

 

白龙低头看他,金黄色的眼睛凑得有些近,气势十足的震人,语气却是淡淡的:“不是说三日后要再来寻我吗,被半途吃了算个什么事。”

 

妖王大大那句谢在喉咙间打了个几个转,到底还是哼了声:“……多管闲事。”

 

***

 

因为这事,白龙和混沌的关系好转了些,事实上,山上智慧高的小妖本就少,他们一虫一龙又不可能跑去和人类做朋友,看来看去也就对方来能说上几句话。

 

鹰愁涧人杰地灵,是个修行的好地方,常常就是混沌坐在山头,白龙潜在深渊,倒也相处和睦。

 

混沌对修成/人形执念极深。

 

白龙有些不解,他是能成/人形的,但他一般都不爱变:“做人有什么好?”

 

混沌摇头晃脑:“做人当然没什么好,但我就喜欢他们那张皮相。”

 

小白龙其实不太理解混沌对美的追求,在他看来混沌虽然不好看,但也没什么不好,他天性叛逆,看不上那些个趾高气昂的天生龙族,对于那些由五百年化为蛟,千年化为龙的旁系倒是十分有好感,而在化龙前的千万年也不过是条虺,黑溜溜丑不拉几的。

 

……倒真和混沌有那么几分像。

 

当然他是决计不敢在混沌面前提这个的,提到黑这个词混沌可能气到就能掀翻整座山,要是再说到丑……那估计他会跳起来暴打自己的龙膝盖= =。

 

***

 

不知过了多少年,有一日混沌颇为兴奋地跑回来:“白龙,瞧本王给你变个戏法。”

 

再一转身,就是个俊俏青年了。

 

……哦,就是没穿衣服。

 

***

 

混沌生性高傲,他要做就要做最俊俏的,清俊的轮廓,挺翘的鼻梁,绛红色的唇,远山似的眉,还要有修长的身段与柔顺的黑发。

 

但凡这也还不够,他还要浓妆艳抹,粉墨登场,照着人戏班子里皮相最美的那个小生那样画,就是他画的太入神,不自觉露出的獠牙把人小生吓得醒过来又昏过去了整整三回。

 

他坐在那昏过去的小生背上,翘着腿,拿着铜镜坐看右看端详了半天,满意地点点头,刚转过身。

 

白龙哗啦啦喷了他一脸水,精准,完美。

 

刚好把他刚画好的妆全弄花了。

 

混沌暴跳如雷地把黏在脸上的章鱼拔下来:“你干什么?”

 

白龙:“嘴滑。”

 

混沌:“……”

 

***

 

那时候混沌还没收集齐他那套最终装备,穿着抢来的青衫马褂披散着头发就乐滋滋地满山欺负人,他爱哼些小曲小调,最近又和镇子里那戏班子学了不少昆曲儿,每回揍完人就在那心满意足地哼唱。

 

这一回唱的是《游园惊梦》。

 

混沌背靠着一头山妖坐在山崖润边,那山妖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显是怕极了他,哆哆嗦嗦的,又不敢动弹,混沌弯着唇,心情大好的样子,散下的黑发垂在苍白的脸侧,唱的调子柔漫悠远:“可知我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恰三春好处无人见,不提防沉鱼落雁鸟惊喧,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

 

“莫动。”混沌一指那山妖塌鼻梁,眼角眉梢都是含i着柔软笑意的,“你若是动一分,我就摘了你的眼,动两分,我就剥了你的皮。”

 

那山妖看着他的脸,呆愣地咽了下唾沫,又因他的话惧怕颤抖的更加厉害,妖王笑开了花,赤足散发,走路似柔若无骨,行腔缠绵婉转:“画廊金粉半零星……踏草怕泥新绣袜。不到园林,怎知春i色如许……”

 

***

 

混沌还没唱完,白龙慢吞吞地从水中游出来,悠然自得地哗啦啦又喷了他一脸水。

 

这山上谁人不知,敢碰花妖王的妆,那是铁定要被追到天涯海角抽筋剥皮的,但白龙就敢,而且每回都是一喷一个准,堪称蛇盘山卸妆侠。

 

混沌一抹满脸水,一看手上都是胭脂水粉,简直气炸了:“混!账!白!龙!你找死!”他瞬间露出真身原型,扑向白龙,二人又大战了个山崩地裂。

 

土地公公悄悄冒出脑袋,对着还呆傻在原地的山妖,努力举起了逃跑的标志,那山妖赶紧转头就跑。

 

***

 

二人打的累了,混沌又恢复了人形,气喘吁吁地躺在白龙背上,拍了拍身下的龙背:“喂,白龙,我累了,你带本王飞一飞吧,本王就原谅你。”

 

白龙哼了声,下一秒就腾云驾雾翱翔于空中。

 

混沌趴在他背上,撩了撩被吹乱的头发,在掠过耳际的白云间颇有些享受地闭上了眼睛,真快。

 

白龙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

 

“不能再往前了。”

 

“为什么?”

 

“再往前就出山了。”白龙说。

 

这山间的小妖都知道,鹰愁涧里关着龙宫三太子,忤逆犯上,被罚在此思过,两千年内不得出山。

 

混沌眯起双眼,透着阳光看到由铁索捆住的一块巨大的石头,上面贴着一张符咒,他哼了声:“这烂符咒,撕了不就得了?”

 

“撕不得,寻常小妖去碰一下,都是灰飞烟灭的结果。”

 

“……那你想出去吗?”混沌以漫不经心的语气问道。

 

鹰愁涧里只有一条龙,而这山外的封印,也是针对龙族的。

 

他已然五百年没有遇见第二条龙,没有再见到他的任何一位同族。

 

‘……大胆敖烈,忤逆犯上,罪不可恕,永世逐出西海龙宫,千年内再不可与其同族相见!’

 

白龙望着山那边的世界,回过神来时感觉混沌有点紧张般不自觉在他背上揪他的蓝毛,心中忽而哑然失笑,他想了想,摇了摇头回答道:“……没以前那么想了。”

 

“哦。”混沌说,那时候的妖王还是顽劣至极,无恶不作,但心思倒是还没后来那么多弯弯道道,白龙说不想,他也就应了。

 

****

 

山边的人类小镇忽然热闹了起来,混沌想了想,明白了过来,按人类的日子算,该是正月十五,元宵节了。

 

那时山妖和人类的关系还没那么紧张,混沌除了过分追美貌之外,对力量方面其实没什么大追求的,他也没什么大野心,蛇盘山这块地盘对他来说已经足够,干些小小的坏蛋事,偶尔欺负欺负人类,也就这样了。

 

如今过节,许多小妖都偷偷摸摸变了相貌混入镇里过节去了。

 

一只花妖戳了戳混沌的袍角:“大王大王,你也和我们去玩玩吧?人类的节日可热闹了。”

 

混沌生性高傲,喜静,对这些劳什子节日都是没兴趣的,他皱了皱眉:“不去。”

 

一旁树精也帮腔道:“大王,去吧,平常山里多无聊呀,这可是难得的日子。”

 

“没兴趣。”混沌不耐烦地转身一甩袖袍,却骤然看见了黑漆漆的鹰愁涧,如今与镇上的张灯结彩一比,就更显寂寞幽暗了。

 

“你们先去玩吧。”混沌摆了摆手,“本王还有点事。”

 

***

 

“白龙,去不去过元宵节?”

 

白龙懒洋洋地从水深处浮起来,在月光下探出了半个脑袋:“你什么时候对人类的节日有兴趣了?”

 

“废话少说,你去是不去?”

 

白龙想了想:“去。”

 

“那你得变个样子,你这样过去得吓死多……”混沌忽然止了声,把剩下的话都咽到了喉咙里。

 

“怎么了?”已然变完身的白龙有些疑惑地问道。

 

混沌眨了下眼,化作人形的白龙面容英俊不凡,一身利落的软银甲,银发披肩,头戴白玉冠,真真是好一派龙宫太子风范。

 

这该死的白龙,原身比众妖帅气也就罢了,连人形都……!

 

混沌哼了声,没好气地戳了戳对方露在脑门上的龙角,结果意外地发现毛茸茸的,手感还不错,他一边忍不住揉一边恶狠狠地说:“蠢龙,记得把这玩意收起来。”

 

“……别乱动。”白龙皱着眉地拍开混沌的爪子,把脑袋缩了回来,嘀咕了一声,把角收了起来。

 

***

 

小镇内四处都挂着红灯笼,难得入了夜,街上也还与白日一般热闹。

 

白龙潇洒不凡,混沌俊俏美艳,二人走在街上十分引人注意,有些结伴出游的小姑娘胆大,三五成群地悄悄望着他们,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嬉笑打闹。

 

妖王十分享受被人关注的感觉,平日里山上都是些不在意皮相的山精鬼怪,如今难得有懂得欣赏他美貌的人,他的心情那叫个愉悦舒畅,也不冷着一张脸了,对着小姑娘们微微一笑,惹得小姑娘们脸色飞红。

 

白龙看着,一把握住了混沌的手臂,直接把人拎走了。

 

“你做什么?”混沌被他拖到了阴影处,非常不悦地挣开了对方的手。

 

“你不想看人唱戏?”白龙问,混沌这点小兴趣,他哪里能不知道,“我看见那边有个戏班子,不知今天唱的是什么曲。”

 

“哼,算你识趣。”

 

二人坐在台下看了会儿,这回唱的是另一出《长生殿》。

 

台上那闺门旦吴侬软语:“爱花风如扇,柳烟成阵。行过处,辨不出紫陌红尘……”

 

非常有艺术素养的混沌大大看了会儿,嘀咕道:“我觉得他唱的不怎么样。”

 

白龙拉了他的手臂:“那你来?”

 

“啊?”混沌莫名其妙地眨眨眼,白龙嘘了一声,偷偷拉着他混进了戏班子的后台里。

 

白龙把戏服往他手里塞:“你平日不就爱唱,今日让你唱个痛快。”

 

混沌眨了眨眼,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一个女孩子打断了。

 

“你怎么还在这儿?”那女孩进来后看见他,混沌平常的那个妆,其实还真和唱大戏的妆没什么大差别,小姑娘估计也是急急忙忙的,没认清人,拽着妖王的手就走,“快快,到你上台了。”

 

***

 

小白龙重新在人群里坐下,看着莫名其妙被人推搡着就上了台的混沌。

 

妖王大大拽了拽戏服的长裙子,清了清嗓子,唱道:“惟愿取,恩情美满,地久天长。”

 

台下的人也听不清怎么个好坏,但凡有人开嗓就纷纷叫好。

 

混沌眨了眨眼,倒也真起了兴致,其实妖王哪里知道这些文绉绉的唱词指的是什么样的故事呢,但他的嗓子有种特殊的软糯,唱腔细腻婉转,不动情也自撩人:“一片明河当殿横,罗衣陡觉夜凉生。唯应,和你悄语低言,海誓山盟。”

 

白龙坐在台下听着他唱:“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无限情思。七月七夕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谁知道比翼分飞连理死,此绵绵恨无尽止。”有些想笑,他大概知道混沌是个怎样的性子,唱词再悲怮,妖王大大怕也只是当个乐,未曾想太多,不过混沌无心无情,唱的悲剧亦不悲,喜剧亦不喜,倒也有种别样的纯粹。

 

白龙坐在台下,看着一甩袖袍的混沌,对方感受到了他的视线,悄悄瞪了他一眼,白龙勾唇笑得有几分狡黠,混沌一瞪他,就忘了词,拍子慢了半个调,他慌慌忙忙地接上唱,眉眼倒仿佛真有那么几分认真了:“……愿此生终老温柔,地久天长,白云不羡仙乡。”

 

***

 

稀里糊涂地下了台,二人在后台想把衣服换回来,却发现被他们打晕了绑在后台的那个花旦醒了,大喊大叫地要抓人。

 

虽说只是个戏班子,但二人今夜皆不想惹麻烦,屋子角落挂满了五颜六色的戏服,令人眼花缭乱,倒是个躲藏的好地方。

 

小白龙当即一推混沌:“快,进去!”

 

然后自己也跳了进去,砰一声差点没把妖王压吐血,施法将一排排戏服贴紧了,挡住了二人。

 

有数人闯进了屋内:“人呢?”

 

“刚刚还在这里!啊我的脑袋……该死的,一定要抓住他们!”

 

“嘘……”小白龙按住了对方的嘴。

 

众人在屋里绕了几圈,小白龙施了障眼法,把二人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那群人找了又找没结果,就骂骂咧咧地追出了门去。

 

“咳咳咳……”混沌立马拍开白龙的手,脸憋的通红,白龙这个杀千刀的混蛋,刚才连他的鼻子都一起掩了,差点被憋死他。

 

“抱歉抱歉。”白龙歉意道。

 

白龙声线清亮,那声音简直是贴着混沌耳朵钻进去的,烫得混沌一个激灵,他这才发现二人贴的极近,白龙混乱之际还搂住了自己的腰,他脸一黑:“松开!”

 

白龙发现对方腰肢柔软,搂起来真是舒服极了,乖乖答应了:“哦。”

 

“……那你倒是松开!”妖王大大怒气槽积到了满点,反手就是一推,结果没想到小白龙就是不撒手,两人一起摔了出去,连着衣服滚到了一起。

 

这种时候一起抱着摔出去,不亲一下都对不起看到这里的观众,但妖王大大就是如此坚贞不屈有节操的反派美男子,于是两人只是狠狠地磕了一下,额头撞下巴。

 

混沌怒气冲冲地爬起来,白皙的脑门上一个大红印:“你这蠢龙……”

 

然后混沌大大非常良好地贯彻了当年前腿绊后腿的风范,虽然现在只有两条腿,他还是成功地花式左腿绊右腿在小白龙身上摔了个大马趴。

 

哦,这下亲到了。

 

白龙:“……”

 

混沌:“……”


TBC。

下就完结啦~大王实在太萌_(:з」∠)_无力抵抗


*感谢科普了不同旦角的菇凉~030,以及感谢另个菇凉提醒《长生殿》一词貌似是在唐玄奘出世之后,为Bug。

评论(18)

热度(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