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清破云

微博 @上清破云云云​ 欢迎勾搭xd。

【文透其二】POI肖根同人图文本《Marks》

2333同志们的爆肝作ww。

悄悄写了下赌神肖根梗的我(*/ω\*)

Pond of Interest:

“长日尽处,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将看到我的伤痕,知道我曾经受伤,也曾经痊愈。”——泰戈尔


《Marks》文透其二  ——————————





  • 作者:Raincat

 

1.Whisper Low,Listen Hard


雨天,没有了平日的晨光熹微。

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泛白的窗外某处有树叶的窸窸窣窣。Root翻过身,眯眼望着白乎乎的窗帘,就此将Shaw抛在身后。具有完整听觉的左耳被压入枕中,于是淅沥、窸窣,还有背后的平缓呼吸声,都融成了软绵绵、毛茸茸的一团,失去了所有棱角,重叠起重低音乐器般的音色。

她向来不喜欢在这样的凌晨离开,毫无意义的抗议是她轻卷被子的摩擦声。这些细微的声音仿佛一种念想流淌入Root身后那人沉睡的脑中。片刻之后,她在一片寂静之中感知了温度缓步靠近右耳。她知道Shaw又一次无意识地将暖融融的手贴上了同一个位置,拇指摩挲那道以厘米为单位的伤疤。

这浅浅的搔痒爬上耳后,Root总是禁不住地庆幸它没有缺损任何听觉以外的功能。这样的情绪仿佛不堪的妥协,是对耳骨之内的金属结构传出呼唤时微不足道的慰藉。

她的——将大部分的情感藏于行动之中的——她的Shaw。Root多次地推敲过这来自潜意识的行为里有些什么样的意味,最终却只是反复地一无所获,反复地失落。

其实她有一些不可告人的期冀,试图从那份柔软的触感中寻觅出些许近似挽留的痕迹,为此她总是在每一个离开前的时刻里等候。

在贪欲膨胀得不可收拾之前,在重低音乐器将乐章奏入悲伤的曲调之前,在尖锐的金属音第二次闯入寂静之前,Root会离开——正如她的到来那般轻巧。

 

 

 

 

 

2.Stolen


    她无视了那人满脸的惊愕,把曾藏在沙发底下的三瓶珍藏的夏敦埃酒依次放上旁边咖啡桌,事到如今还堆出解嘲笑容的Root则被她粗暴地拽起来扔在了沙发上。

    “你在搞什么鬼?”Shaw皱紧了眉头,连她自己也能听出语气中的愤怒,“这段时间你总是在偷拿我的东西,不是么?”

“别生气嘛,Sweetie。相信我,这都是为了实现某个宏大的目标。”Root揉着被捏痛的手腕,半分怨念半分调侃的口吻里依然透着满满的自信。

“解释一下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我什么时候让你扫兴过,Sameen?”那人说着将裸露在外的纤长的腿搁上了沙发,歪斜地卧着,使松垮的领口朝不妙的位置连续下滑,“而事实上,我可以给予你一切。现在我只不过需要你稍稍付出一点点。”

“一切?”她苦笑。

“噢是的,Sameen。你必须要相信,我可以给予你一切。

仿佛感到了一些不安的Root坐直了身体,修长的双臂勾上了Shaw的脖颈,直到使她们眼睛之间仅剩下厘米为单位的距离。“但我现在还有准备工作要做,来点小小的配合,不行吗?”

被那双棕色瞳孔深深吸引,Shaw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其中映出的自己的模样,仿佛又从自己的瞳孔中望见了那人微笑的精致面庞。她在瞳孔与瞳孔的间隙里快速旋转,抑或丢失了痛苦,只是不断地扩张着甜腻的欲望。

“你总要解释清楚。但现在...”她捧住Root的头颅,对准那柔韧的湿热的红唇亲吻下去,舌尖探入其间,寻找交缠的对象。从鼻腔口腔中喷吐而出的氤氲热气涂抹在脸颊、耳根,顺着下颚的线条若有若无地流淌向柔嫩的脖颈。Shaw沿着气流的痕迹用力亲吻、舔舐,双手不自觉地爬上了那人微微发热的胸腔两侧,握紧她的脱力的躯体后双膝跪上沙发。

 

 

 

 

 

 

3.Out Of Defence


  重物砸在门上。门锁处窸窸窣窣的是用铁丝开锁的声音。Shaw从没有如此渴望过一双透视眼,看穿厚重铁门后站立的是敌是友。她握紧从刀架上取来的新朋友,额角渗出丝丝汗水。

  猛然瞥见由门与地面之间的缝隙流入的血迹,一滩腥红有生命似的不断扩张着面积。Shaw强迫自己深呼吸了一次。

  咔嚓。门锁咬合。

  吱呀。长满陈旧锈斑的门轴转动。

  眼前的Root提着两把锃亮的手枪,带着满身不堪的鲜血,却用嘴角扬起了一个明朗的弧度。

  “Hey,Sweetie.”

在她失神地瘫软落地前,Shaw及时地揽住了她的肩。

 

*****

 

不,Sameen Shaw可不能沉沦于这样的回忆。

  “喂,把你的小肚子给我收一收。”她说着,几乎还没来得及去寻思自己说出这句话的缘由,就在Root终于露出的小小微笑中不可自拔地融化开来,或许下一秒钟就会亲吻她脑后蓬松的卷发,在发丝间嗅她熟悉的味道。

  可惜现在并不是这样做的良好时机。

她毕竟是一名训练有素的特工。

  不喜爱肢体接触的Sameen Shaw将左臂绕过Root的腰后,手掌紧紧压住她还在冒血的伤口。背靠着坚硬冰冷的不锈钢制柜门,Shaw听着身旁的她微弱的呼吸,不动声色地抽走了她腰间的手枪。

  她模糊地觉得自己的行为贴近于温柔的盗窃,武器是她们逃离这里的重要工具。Root看她的眼神里溢满平凡人的担忧,却淡若止水,不眨眼也不动摇。仅仅在极少数的情况里Shaw能完全读懂她的眼神——据她所知有过两次。坐落在新泽西的Samaritan主机库。漆成蓝色的证券交易所的电梯。

  Root孩童般的嘴唇原本没有血色地微笑着,却忽然不乐意似的绷紧起来,显出一副性感的模样。被汗水沾湿的小发卷贴着她精致的下颚,愈发衬托出她脸颊的苍白和诱惑。在鼻腔里血腥味的隐隐刺激中,Shaw感受到自己喉咙的上下弹动。她读懂了眼前的女人心中荒谬的念头。

“Shaw——”柔嫩的双唇间吐出没有声带振动的气流,“万不得已的时候——你知道的,”晶莹的眼眸里掠过一阵涟漪,“你可以把我留在这儿。你可以这么做。”

  而身陷她目光囹圄的任何人都会对她言听计从。

  厚颜无耻的Root。她是否正妄想着在Sameen Shaw的心里留下一个痕迹——正如在Shaw吻她推开她的那一天,那些堆叠的凌乱枪响在她心中所留下的——痕迹。

 

 

 

  —————————————————————


  • Guest作者:秋乙一

 

医患关系

 

她?

Shaw愣了一会儿,这倒是新奇。

她在去年年底的时候被卷入了一场蓄意谋杀案。作为那倒霉蛋的主治医师,她无疑成为了杀人灭口的对象。但幸运的是,她被两个自称“相关第三方”的男人救下了。从那时起,她便偶尔会被Wren一个电话叫到某个地方去,而等着她的,便是那个奄奄一息的西装大个子。

但今天……他们难道招新人了?

 

*******

 

Shaw一进门就看到了那个疑似伤员的女人,半靠半躺地坐在沙发床上,右手压着左肩的伤口,神情恹恹,可能因失血精神不太好,但看起来却更像是在无聊。她进来后Wren如释重负地打了个招呼,John只是冷淡地点点头。

Shaw不由觉得房间里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

Wren如同躲避瘟疫一般和沙发谨慎地保持着距离,John则更是一副如临大敌的姿态,浑身绷得僵直,似乎随时都准备着要干架。而沙发上那个重伤病员却似乎毫不在意,嘴角一抹讽刺的笑,偏着头,似在自娱自乐。

不过这与她并没有什么关系,Shaw直接拿过一旁的急救箱,在沙发前跪了下来。那女人懒洋洋地抬眼看了过来,兴趣缺缺,两秒后挑挑眉,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医生,你好呀。”她的声音因虚弱而显得低沉,但却硬生生地上扬了好几度,透出一丝诡异的愉悦。

Shaw摆摆手示意她躺下,侧身在急救箱里找工具。她来得太匆忙,还穿着工作服,在茶几和沙发之间这狭小的空间里便显得有些碍手碍脚。Shaw恼火地哼了一声,重新起身脱掉白大褂,顺手便从急救箱里拿了双手套戴上。

那女人的眼神一直落在她身上,毫不掩饰,带着极强的张力,近乎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她。Shaw太熟悉这个眼神了,酒吧、夜店,里面半打的人都是在这样地寻找猎物。但被动弹不得的病人如此打量,这还是第一次。

 

 

 

  —————————————————————


 

 

  • Guest作者:上清破云

Hunting


几乎没有人知道,Shaw其实是Root的学生。

 

Root的牌技极佳,但更出神入化的是她出千的技术,无论是扑克牌还是骰子,总能出现她想要的数字,她不像是个赌神,她更像个欺诈的魔术师。

 

赌局对她来说,重要的不是输赢,而是能不能骗到对方,这才是她最大的乐趣所在。

 

她出手帮Shaw只不过是一时兴趣而已,收Shaw做学生更是,Shaw长得很好看,是她喜欢的类型,不外露的性格也很有趣,但也仅此而已。

 

Root大概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带出来的是头小狼崽,不止有趣,还是带着獠牙的,至少在她被对方按在沙发上之前没有想到过——她的那张红心A,骗过了在场的所有人,也骗走了Sameen Shaw的心。

 

“我喜欢你。”Shaw这样说,语气甚至是没有起伏的,神色也很冷静,配合上房间幽暗的灯光,和紧紧按在Root双手手腕上的手,一点也不像在告白,简直像是在谋杀。

 

Root噗地一声就笑了出来,温柔道:“我也喜欢你呀,Sameen。”

 

但Shaw知道,那并不是她想要的喜欢。

 

Root确实是喜欢Shaw的,像对扑克牌那样喜欢,像对赌局那样喜欢,像对骗术那样喜欢,那样浓烈又轻浅的,仿佛深沉又仿佛稍纵即逝的喜欢。

 

Shaw看着对方,Root唇角的微笑看起来真诚又柔软,眼眸都是温柔的:“你在担心什么呢?Sameen。”

 

——而那些都不是真实的,她的老师温柔又薄情寡义,世界上好像从来没有任何东西是她真正在乎喜欢的,她的姓名是假的,说的话是假的,做的事是假的,即使现在Root在她的身下在她的怀里,她紧紧握着她的手,Shaw仍然觉得抓不住她,仍然会疑惑担心这个人到底是真正存在的吗?会在下一秒就消失不见吗?

 

Shaw低下头,将头轻轻抵在对方的肩上,对方发尾软软的棕色小卷蹭得她有些痒,她低声问:“……既然你喜欢我,那么你会消失吗?”

 

而她怀中世上最优秀的欺诈师的声音甜蜜又轻柔:“不,我不会离开你。”

 

***

 

而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Root。

 

 


试阅结束——————————————————————

未完待续——————————————————————

请持续关爱《Marks》肖根同人本   ———————————

第一线消息请关注微博:http://weibo.com/pondofinterest




*另:二宣&预售时间为九月中,各位迷妹稍安勿躁~



评论

热度(177)